山西新闻网>>地市频道>>阳泉频道>>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二十七回

时间:2019年06月06日17:25 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二十七回 入洞穴急流卷土匪 脱虎口方芳见将军

 

为人做事莫贪财,聚财宝,惹祸灾。不义之财,千万勿伸手,黑手定当全输败。

 

为人做事财莫贪,贪银元,拜金嵌。用计谋财,猛水小舟翻,一场财棼到时完。

            《江城子》

方芳被从绳子上解下来。

偌大的石头假山。

山前林木丛生。

有几处石头,像龇牙咧嘴的虎狼,互相衔接着,大小不一,高低不同。

方芳走在最前。

紧跟着一群士兵。

方芳从一块小石头缝里,取出一把非常精美的小钥匙。

方芳把小钥匙插在一块巨石中间,中间有一个划着兽形的图案。

方芳说:

“九江提督将军,让士兵手上都点起火把。”

“点起火把!”和贤命令。

火光映天。

方芳指了指:

“就在这里,进去吧!”

和贤往石洞下面一瞧。

深幽幽,黑漆漆的洞穴。

但见:黑漆漆,深幽幽,

几重岩石挡去路。

挡去路,无尽头,

层层叠叠有迷楼。

有迷楼,水湍流,

暗藏机关团团雾。

团团雾,冷嗖嗖,

丢魂失魄多狼虎。

多狼虎,难停留,

阴庭鬼窖双腿抖。

赵世雄恶凶凶地吼:

“方芳,你先下去!”

方芳第一个走进深穴。

士兵举着火把随跟。

和贤向洞内呼叫:

“九夫人,取出珍宝,一半归你!”

洞穴。

一群蝙蝠见了火光,“扑落落”抖起翅膀,满洞乱飞!

士兵们挨个进了洞穴。

方芳拐弯抹角地走着。

纵横的洞穴七股八叉。

上下齐刷刷的壁石陡立。

前面出现一条湍流。

“哗啦啦啦!”浪花奔涌。

方芳又走了几里路,一闪身,人不见了!

士兵们大声呼救:

“九夫人,你在哪里啊?”

“九夫人,怎么看不到你?”

一瞬间,只听见水瀑泉声。

一瞬间,灯火熄灭!士兵全葬身水底。

和贤、赵世雄:

“再派人下去!”

和贤着急万分:

“方芳溜走了!这金洞也就没有用了!”

赵世雄:

“空欢喜一场!郝美美,这回该你拿个主意啦。要不,你也下去,肯定洞里的路线你会知道!”

郝美美一听这话,魂飞天外,说:

“万万不可啊!我哪里知道这黑乎乎暗无天日的什么金洞?”

“不去也得去!”和贤翻脸无情地说。

“下去!下去!”赵世雄让士兵抬起她来,这么一扔!

“咕咚”一声。

“妈呀!”

方芳出现了。

方芳一绕弯,又来到一个珊瑚小洞。

这小洞倒挂着红绿交辉的冰石柱,美丽极了!

方芳又拐到一处非常整齐的房间。

方芳兴奋极了!她几十丈高的山壁洞穴中竟有如此舒适的住处。

方芳伸了伸腰。

方芳又拐向一处,那里是一排用石头垒好的长廊路。

她在洞中哈哈大笑:

“这就是黄金洞啊!这是天下珍宝的聚集地啊,这秘密只有我九夫人知道!”

余音绕洞。

正是:

天下珍宝埋地穴 匪盗望月空欢喜

方芳一闪身,走出洞穴。

方芳在杂草丛中窜出。

方芳走啊走啊,走到一个小村。

方芳进了一个有篱笆围的小院。

灯光亮了!

屋内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妪正盘腿做针线。

门响。

老妪问:

“谁呀?”

方芳:

“老奶奶,我是九江口的媳妇,这是什么地方?”

老妪笑道:

“姑娘,九江口?离我们这里有五十多里地呢!你怎么孤身一人跑到这里来啦?”

方芳:

“老奶奶,我是过路的人,想在这里讨口饭吃,你能容纳下我这个孤苦伶仃的女子?”

老妪放下手中针线活儿,说:

“姑娘,快洗把脸,好好休息休息,吃了饭就睡在奶奶屋里,和我做伴,半夜还能给你讲好多故事呢。”

曝光窗白。

方芳一觉醒来,揉了揉眼。

老妪给他端来一碗荷包鸡蛋挂面汤,说:

“姑娘,快趁热吃。”

方芳问:

“老奶奶,这旗是做什么用的?一针一线,还绣的这么认真,这么精美呢?”

老妪笑着说:

“孩子,咱南昌来了一位好官,好武将,妇孺皆知,人人敬慕啊。他便是山西平定直隶州的窦瑸啊。”

方芳:

“是啊,我早就听说过,窦瑸在少年时候就见义勇为,后来还当过皇上的侍卫长呢!”

老妪又道:

“这窦瑸军纪严明,对待咱老百姓可好了,一点官架子也没有,咱这乡下人没啥礼品,大伙琢磨着要我赶做一面军旗。明日呀,你也去看看热闹吧。”

南昌。

万里元云,红日映空。

十字路口,走来了一些乡下人。

敲锣打鼓,吹着唢呐,放着鞭炮,直往中军府走去。

旗营将军从他的帐中走出,自言自语地说:

“凑什么热闹?又是虚张声势,真没意思!”

窦瑸在帐中翻看着江西地图。

炮声、乐声惊动了他,他走出帐外。

乡下人中领头的老大爷说道:

“窦将军,我们是南昌周围乡民,因将军镇城有方,秋毫无犯,这土匪们闻风逃窜,咱才得以安宁。”

老妪笑道:

“窦将军,你对俺们乡亲可太好了,谁家没粮,你派兵去送;谁家房漏,你派兵去修。好官啊好官,这是老身代表乡民们绣下的一面军旗。大伙看看,旗上还有字呢!”

大伙挤上去。

彩旗上绣着“卫民护防”四个大字。

窦瑸抱拳:

“不敢!不敢!多谢父老乡亲!”

老妪拉着方芳:

“你看这窦将军长得多威多帅!”

方芳闯出人群,扑向窦瑸,双膝跪倒,口称“将军!”

窦瑸吃惊:

“这位姑娘快快请起,莫非有什么冤枉不成?”

方芳站起来说:

“将军,我有天大的机密要事,特来相报!”

“好!好!回营再说!这面旗留下,多蒙大家抬举了!”

窦瑸仔细听了方芳的话,大吃一惊:

“方芳,九夫人,你是在说梦话吧?还是像说书人一样,编了个很离奇的故事吧?”

方芳:

“将军,小女子所言,句句是实,没有一点点捏造虚编。”

窦瑸仔细琢磨着,说:

“这该如何是好?夫人,这金洞现在情况怎么样?可不能打草惊蛇啊!”

方芳:

“金洞完好无损,量他们也再不敢闯进金洞,大批部队还在胡府驻扎,这该怎办?”

窦瑸正在和几个将军商量对策。

隆冬说:

“将军,赵世雄势力强大,咱不能硬拚;还有那和贤,俩人狼狈为奸,一时难以对付。我想啊,将军你必须火速进京,亲自面见圣上,这才是上策。”

苗凯也说:

“对!隆冬说的对,你去吧,这里的事儿有我们这几个弟兄呢!”

策马扬鞭,飞速奔驰在大道上。

十几匹马卫护着窦瑸。

他们都穿着黄色的军服,一眼看去,挺像传递快书的马折子。

京城。

皇宫。

窦瑸被那些和他相处了六年之久的侍卫们谈的很投机。

一卫侍说:

“文贻,你匆匆从江西赶来,肯定有什么大事吧?”

窦瑸笑了笑:

“没啥!没啥!我是思念圣上,看看就折回营地,弟兄们一向可好啊。”

众卫侍捧着他,很为亲密。

宫里亮起了夜灯。

乾隆帝正与妃子们下围棋。

太监禀报:

“万岁,窦瑸求见!”

乾隆帝一笑:

“他不是安排到江西任瑞州铅都司的职位?怎么又返回来啦?是啊,那里也太苦了。传见!”

窦瑸拜见:

“万岁,臣窦瑸叩见!祝万岁龙体安康!”

乾隆抬起头来:

“窦瑸,朕早就说过,江西那鬼地方,山多匪多,你执意要去。匪虽然少了,然主犯也没抓到。朕天天想你啊,还是回到朕的身边,多好!”

窦瑸站起来说:

“万岁,我有一件天大的机密要事向你禀奏。”

“好!好!你们都下去!慢慢说。”

乾隆帝笑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机密要事?你虽安定了一方平安,可放走了和贤,又让他们劫了法场,你这也是失职啊。”

窦瑸赶紧奏道:

“万岁,这和贤还在滋意闹事。最重要的是,‘黑白会’盗匪头子赵世雄反而成了九江提督了。”

“有这样的怪事?这不是天大的笑话?死囚升将军,这可是真?”

窦瑸说:

“万岁,九江提督派大兵进驻胡府,要挖掘黄金洞里的珍宝,燃在眉睫。这金洞还有一层秘密呢。”

乾隆帝大惑不解。

乾隆帝说:

“这样吧,让纪晓岚平息这有争议的档案风波,派人追查,务须求实。”

皇宫。

纪晓岚跪奏:

“万岁,臣查了档案,这九江提督的名额是一个叫郭力的,他已经退职归田。这现在的九江提督叫郝武,从未在军功簿上有过他的历史。他逐一上升是另立了一份档案,此人经过考核,实际上压根儿也没有郝武这个名号。”

窦瑸奏道:

“万岁,这九江提督就是江洋大盗匪首赵世雄,他的随从就是和贤1这是千真万确的!”

纪晓岚笑道:

“移花接木,这里面大有文章啊!”

乾隆帝道:

“我知道了,这就得问问穆公公了。穆公公,你难道没有插过手吗?”

穆文卓吓得真魂出窍,连忙跪倒,连一句话也说不来。

乾隆帝和几个大臣在开御前会议。

他说:

“这件事不必声张,要查就要牵连那些王公大臣,我不愿在这上面大动干戈,因区区逃犯而妄杀那么多无辜?就处置赵世雄和和贤俩盗匪也就是了,窦瑸,你看着办吧!”

纪晓岚又说:

“万岁,据臣查明,赵世雄是通过穆公公内线才破了大清的法令的。臣以为,臣为辅朝之命臣,黎庶之父母,让一个逃犯冒充顶替成辅臣,这可是咱大清的耻辱啊。”

乾隆帝:

“那穆公公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穆文卓连连叩头。

乾隆帝道:

“念你勤务公职,还没发生过多大失误。这样吧,赐你良田百亩,回家养老去吧。”

穆文卓连连叩头。

长廊。

纪晓岚暗与窦瑸说:

“将军,擒拿和贤、赵世雄非同小可。一者军务在身,不能硬迫;二者他俩都有非凡的功夫。我倒替将军想了一条除奸之计,请你按计行事,麻痹不得!”

窦瑸说:

“承蒙纪大人为我着想,不能性急,而又不能缓行。我回去和弟兄们好好谋筹一下!”

纪晓岚笑道:

“这样!这样!”他用双手来合比划着……

九江口胡府。

胡府对面搭起了一座戏台。

男女老少,一齐拥向戏台前。

戏台前对面就是纯阳大帝庙。

善男信女,焚香献供,香烟缭绕。

吕祖庙台上,正唱昆曲《群英会》。

诸葛谈笑风生,力辩群儒。

鲁子敬忠诚朴实,左右逢源。

周公瑾羽扇纶巾,英雄风流。

老黄盖忠义可嘉,甘为苦计。

蒋干的奸猾愚昧,曹操的奸诈窄量以及所有的生末净丑都在文武丝竹乱耳之喧中,各具人物性格表演的非常出色。

人们拥挤的简直透不过气来。

对面高台上坐着的正是九江提督郝武、盗首赵世雄。

他俩高傲地坐在台上,谈笑风生。左右都有美女陪着说笑。

和贤从赵世雄背后走到台下。

他也挤进人群中看热闹。

和贤皱起眉头,深感将有什么事发生,便又回到台上和赵世雄耳语一阵。

戏演到一半。

台下一阵大乱。

乡民们挽袖甩辫打起架来。

打架的人越来越多,越演越烈。

赵世雄一拍桌子,桌上的水菜碟子都一齐蹦得老高。

和贤传令:

“赶快锁拿那些滋事斗殴的刁民,快!”

忽听“哗啦”一声巨响,用木板、绳索搭起来的临时看台,顿时坍陷。

赵世雄站起来又要发脾气,台子一倒,他也掉入烟尘之中。

乡民东奔西逃。

四围的无数乡民顿时变成精兵,他们摸出利刃,直扑匪首。

正是:

飞蛾扑火自毙身 蝗虫乘雄只一时

点评:且看方芳见了窦大人,不知以后怎生是好?

(责编:白雪蓉、任思雅)
分享到: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