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网>>地市频道>>阳泉频道>>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二十九回

时间:2019年07月20日15:24 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二十九回 碧云阁僧人小圆寂 查真情智破大阴谋

 

寺庙小大天地,昭心圣洁无比。只知收些功德钱,焚香叩头不已。

 

全是老少僧侣,自该念佛省已。不法之徒罪该惩,慧目定远有为。

 

《西江月》

方丈说:

“这叫碧云阁,是尼姑专门住的所在,一般人不得进入啊。”

白槐笑道:

“这么多女郎,怎么也剃发当了尼姑啦?”

入夜。

白槐端坐在大雄宝殿上。

四周全是僧人,他们各执其司,念着《大悲咒》、《金刚经》,监寺给他身上撒了甘露水,用观音菩萨宝座下的银瓶灌上泉水,就可以延年益寿,富贵平安。

白槐在黎明时分返回府衙,老方丈接受了他一个大账本,说:

“多谢大人这么多布施,三千两白银定要用在实处,修整庙寺,重塑金身,大人定会福寿履康,一生安宁啊。”

白槐猛听隔边一个小屋间里有一阵呻吟声,便问:

“老师傅,这屋里还有僧人?莫非有什么事?”

老方丈笑道:

“大人不必观看,这个僧人,再有十天,他就要圆寂了。”

白槐走出寺口,脱口问道:

“老师傅,圆寂还知道日期?僧人圆寂,寺内为他举行大典礼仪火葬升天,怎么这个僧人,他还知道他死的日期?”

老方丈笑道:

“再过十天,就要举行大礼。我已安排我的僧人们做法事,吹奏法乐,贴出布告,这一带的百姓都要去了,大人你到时一定要参加这次盛典哟。”

窦瑸、苗凯、隆冬以及众将,都化装成算卦的、卖蛇的、卖糖葫芦的一齐涌向玄圣寺。

苗凯说:

“将军,玄圣寺要今天圆寂高僧,凡参加此盛会者须交白银二两,咱就去凑个热闹便了。”

隆冬说:

“将军,咱今天去必须见机行事。圆寂就是和尚谢世,这个高僧白日自己圆寂,自己被火活活烧死?这可大有文章啊。”

窦瑸说:

“所以咱们几个将军化装一番,看看这玄圣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事!”

盛大集会,热闹非凡。

男女老幼,文吏武员,都涌向玄圣寺。

窦瑸他们也进了盛会的广场。

看啊!吹打的号角、鼓声响彻云霄。

几十名僧人推着一辆木车。

小车黄帐遮日,飘着彩旗。

车上,端坐着一名僧人。

白槐坐在寺庙的对面后排,卫兵戒备森严。

面貌凶恶的一个胖和尚走出来说:

“诸位父老兄弟,今天乃黄道吉日,有本寺高僧觉慧大师,在今天正午要自我圆寂,成佛升天,这场面,这气势,普天之下只有玄圣寺有此一举了。”

他又说:

“趁觉慧大师在未成仙上天之前,诸位善男信女,均需掏银赐舍,以祈福高僧早日超度!阿弥陀佛!”

台下大哗。

一个男子说:

“这可是天下奇闻,世间少有啊。这和尚怎么自个儿愿意今个日正午火化?”

又一个老汉说:

“你们瞧,这个叫觉慧的法师,怎么玄眉肿眼,连手也抬不起来。”

还有一个妇女插话:

“对啊!怎么这个和尚满脸愁容,眼里还含着泪呢?”

窦瑸挤到前台。

人们纷纷跪在尘埃,向上叩拜。

僧人们已经架起好大一堆干柴。

僧人们已经把一桶胡麻油倾倒在干柴上了。

恶僧手中拿着一面大铜锣。

他正要敲响大锣。

众僧正要点火。

一道白光闪过。

恶僧的手早被飞镖打中!

“啊!”铜锣落地!

苗凯第一个跳上高台,大喊:

“停!停!停!”

隆冬也上了台,他说道:

“众位高僧,奉窦大将军令,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燃火圆寂,容改日再选时间。”

恶僧还想狡辩。

士兵一拥而上,包围了玄圣寺。

白槐大喊:

“反了!反了!我官州衙门不管,你个武将怎么反而干涉政事?这还了得?”

他一看武将士兵如此厉害,只好说:

“回衙!回衙!”

玄圣寺厢房。

窦瑸等人与觉慧正面交谈。

苗凯:

“你,你怎么不说话?”

他又着急地问:

“哑巴啦!听不到?”

窦瑸上前拉他的手,

手软的抬不起来。

窦瑸摸摸他的脸,

觉慧的眼泪“扑落落“涌下……

隆冬端着砚台,让他抓起一支笔来。

隆冬使劲抬起和尚的手。

觉慧在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一个字:

“冤!“

“啊!这和尚冤枉啊!”

士兵们把恶僧、方丈等十几个僧人带到瑞州衙门。

窦瑸骑马护送。

白槐亲在衙门口迎接,说:

“文贻啊,一别多少年啦,咱俩又相逢了,真是冤家散了又聚啦。”

窦瑸笑道:

“白大人,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大人节升,定是造福各方,业绩卓越啊,某愧之甚。”

公堂。

窦瑸说:

“白大人,这些罪犯为了收财,就把一个儒生弄成这副模样,还望大人审案便了,告退!”

白槐一拍惊堂木说:

“你们这些僧人,怎么把一个儒生弄得死不死活不活,还要点火让他午时圆寂,太狠心了,招!这个儒生是怎么进了玄圣寺的?说!”

“说!”

恶僧跪下说:

“我这个监寺,都是我一人所为,我寺老方丈不知此事,只是听我胡编乱语,这才招来大祸。”

白槐又说:

“起来,你慢慢说!”

一儒生慢悠悠地步入玄圣寺。

他一揖在地:

“师傅,我在贵寺只住上个月来天,养养性气,然后上京赶考,银两不少你的。”

“好!好!”恶僧笑道:

“就住在这里就好,寺内清净,不可随意行走啊。”

夜。

这一儒生半夜爬起,信口走到后院。

后院紧挨碧云阁。

儒生听得有男女调笑之声。

他好奇,探头观望。

恶僧正抱着一个小尼姑寻欢作乐。

儒生捂住自己的双眼,快步返回房间。

一双大手紧紧把他卡住。

恶僧笑道:

“你个念书人,怎么破坏了我的好事?”

儒生连忙分辩:

“师傅,我明天就走!我什么也没看见!”

恶僧唤:

“来呀,把他给我捆起来!我不杀你,也不剐你!天天给你吃肥肉,好营养,一年半载你就成了一个软瘫又不会言语的傻男人,鲁男人,到时我还可以拿你赚好多钱呢!”

恶僧指挥小和尚使劲儿给儒生喂肉。

恶僧用药让儒生喝下。

恶僧指挥小和尚把儒生捆绑成一具不能动弹的“僵尸”。

恶僧举火点开干柴要他圆寂……

白槐大怒:

“不要再往下说了,来呀,把这个恶和尚给我先打八十大板!”

衙丁拉下恶僧,拼命杖打……

白槐又说:

“立拿碧云阁的那些尼姑回话!”

衙丁:

“禀报大人,这恶僧气息奄奄,恐怕已经被打死啦!”

白槐命:

“扔到野河滩喂狗!”

白槐见带来了尼姑,说:

“你们这些可怜的女孩子,没家归宿当了尼姑,愿意还家的,发给安家费!这些帮恶僧干坏事的家伙,每人各打二十大板,责令还俗。”

他又说:

“你,老方丈,怎么如此糊涂把一个大活人就当众烧死呢?你回去好好在佛面前忏悔认罪吧!”

“阿弥陀佛!”

窦瑸军营。

白槐施礼:

“窦将军,你不忌前仇,把这重案交给我亲自处置,百姓拍手称快,上谕特地嘉奖。论理说,这份功劳就该归你啊。”

窦瑸笑道:

“白大人过谦了,同效力朝廷,有什么功劳让谁?惩办贪吏,扫除污浊,乃我文官武将之责啊。”

军营。

窦瑸正和李寿谈话。

窦瑸说:

“李寿,你是穆大人推荐到我军中的,希望你戴罪立功,好好干就是了。”

李寿捧上礼品。

窦瑸笑道:

“李寿,送什么礼?你在军中立功就是好礼!你再提送礼二字,我就会拉你到帐下,打你四十军棍!退下!”

正是:

不收礼物真君子 秉公办事乃丈夫

点评:

寺庙奇闻,来了个小小插曲,说明窦瑸心存百姓,愤恶不法,秉公办案,令人敬畏。

(责编:刘志刚、郝亚红)
分享到: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