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一回

时间:2018-04-23 15:04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一回 卖枣贩府门称丈翁 不老公堂前叙家常

 

  人生难得百事春,暑夏寒冬,谁能一身轻?拼博岁月抢时光,荒嘻少壮晚悔恨。

  花开花落春去也,期颐醉翁,善始必善终。方知业精首于勤,光前裕后课子孙。

  山西平定直隶州。

  黄沙古道,固关境域,朝晖阁内外熙来欀往的人群云集在东关闹市,一派过集热闹景象。

  在纵横田园、鳞次栉比屋宇的中心,一座较为显眼大宅耸立于中。这座宅院并不算十分豪华,只是城堡似的大门外盘踞着一对高大雄伟的石狮。这可不是一般的镇宅之物,但见这一雌一雄的狮子张着嘴、呲着牙、吐着舌、怒这眼,像是仰天长吼望月冷啸,又像是在向邪恶霸势的无赖炫耀着主家的权贵大有神圣不可侵犯的煞气,石狮做工之精细,其势之刚扬,令人叹为观止。这一对石狮是主人在任威名鼎峰时期皇家拔款专请工匠就在附近嘉山之巅劈山削石,用了三年的时间才精雕出来的,千斤重石,任凭岁月流逝风雨侵蚀,寒暑冲刷,它们俨然像吞云衔月的飞龙腾蛟,又俨然像深山老林里百兽闻之胆破,百鸟闻之抖羽的狮虎异种,目视前方,稳如泰山,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们就会一跃而起,咆哮着直向不速之客扑去,难怪城乡娃娃顽童压根就不敢靠近这对石狮,只是在雄伟大门栏杆外的石阶坡上滑上滑下玩耍。石狮对着的是紫雾绕山,绿树掩映,树台高峻,座院幽静的深宅住居,这里面户牖自通,松涛涌翠,青砖方石,古朴典雅,屋宇龙脊兽头,飞檐斗拱,砖雕影壁,百刻门墩,更有那垂花门楼,闪屏过道,门前有上马石,浮雕砖刻,这些砖刻一无非都是些二龙戏珠,三阳开泰,四君子画,五福捧寿,六合同松,七星映月,八大锤戏,九九如意等吉祥画案,牌匾楹联悬挂木柱。

  深宅大院,虽有皇家气派,大将威风,可论它的建筑群远不及州城那些富绅商居,听说这“盛世名卿”在修建了一少半的当儿,主人跨马回乡,阻止了修建的进程绝不容这所偌大的宅院高居上方压人一等,以致这悬敕着“提督军门”正庭八面威风,可里面却和普通住户并没有最耀目光眩的多大差别。

  深宅大院,内外三层。门楼精巧,回廊园林。

  树荫通道,清凉天井。曲靖生幽,日晖月影。

  鸟鸣高歌,秋蛩低咏。茅屋草堂,读书修身。

  厢房主楼,石桌石凳。风雪雨晴,四时光景。

  也就是清晨刚过,太阳才慢慢爬上府门前的双斗旗杆,就听得一阵响亮的喝声:“卖枣啊,好甜的红枣

  这位乡下打扮的年轻小伙子使劲地呐喊:“红枣红枣,卖枣啊

  他也不看火色,公然盘坐在府门口的木栏杆上,还掏出旱烟袋点上火石巴搭巴搭地抽了起来。他顺便仰目,啊呀这么雄厚尊雍蓝底金子的竖匾,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自个儿盘算,这准怕是一家官府门庭,怎么连一个守门的丁卒也没有?他正纳闷,一个廋弱精明的老头缓步从里院走出,他脑后还垂着花白的发辫,一脸正气,皓首银烫,身穿深蓝大襟衣衫,腰系一条紫色的束带,皂青色的裤腿下,露出一双千层底布鞋。

  这位老翁叼着一个细长细长的大旱烟袋,袋的末端系着用粉红色编织成寿字的细绒绳索,下栓一个非常粗焅的皮制小包,放着点烟的火石。

  这位老翁,步步走出大门,笑嘻嘻地对着卖枣的小贩吐着一口响堂堂的平定土话说道:小哥,小哥,借火借火

  卖枣的小贩连忙把烟袋对准老翁的烟袋,这么嘴对嘴一吹,烟火旺盛,老翁的烟袋铜嘴上冒出一缕青烟,他说:“小哥,我借了你的火,也就省得我开袋取火石了,太谢谢你啦

  卖枣的小贩心里琢磨,这个老头也真太刻薄小气啦,他一见这位笑容可掬的老翁,生怕他耳聋眼花,便站了起来,对准他的耳朵使劲地喊叫:“老丈人,我这红枣是地地道道的井陉特产,个头大,颜色鲜,皮薄肉厚,尤其是熬你们平定小米米汤,只要放上三颗红枣,老人吃了长寿,闺女吃了漂亮,小孩吃了灵通,坐月子的吃了,保证下奶畅通,比丝瓜葫芦汤强多啦!”

  他没完没了地说个不停,这位老翁走到小贩子的大筐子前,顺手抓了一把红枣,看了看,咬了咬,说:“好枣!好枣!小哥,这两筐大枣我都要了!”

  小贩子紧问:“老丈人,这枣你也不问问价钱?再说你能做了主?”

  老翁的说话声若洪钟,好壮实的口音。

  “井陉人?实在!这枣你就挑到里院大厅吧!”

  小贩喜出望外,挑起柳筐紧问:“老丈人,你高寿?”

  “我?古稀之年哟,来来来,坐下!坐下!”他吩咐在院子里踢小球的两个顽童:“巴儿、鲁儿,快给客人端来从京城捎来的芙蓉绿豆糕,再沏上一碗上等的西湖龙井好茶,我要和这位上门女婿好好唠叨唠叨。”小童听了这些不中听的话吃惊不小,正要盘问,那老翁又振振有词:“你们井陉啊,山岭陡峭,地势险要,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初大汉淮阴侯韩信下赵,就是把营盘安扎在我们平定榆关高阜,从西郊出发,带着精兵,背水一战,以少胜多,兵临城下,直捣赵国,立下汗马功劳,现在西郊还有淮阴庙呢?不说这些啦,再说你们井陉人啊,忠厚诚实民风纯正。”

  他边说边给小贩双手端上小盘里的京糕:“尝尝尝尝!不用客气!你叫我老丈人,太好啦,那你还不就是我平定的女婿?

  小贩站立不安,忙说:“敢问老爷子,莫非你就是窦府的掌门老管家?”

  “我啊,也算是这个府的老管家,我叫窦!”

  小贩惊愕了,待了一会儿,他猛地双膝跪倒,趴在地上连连叩头:我该死!该死!不知你老就是威震天下的大人!请大人饶恕小民,小民真是有眼无珠啊!”

  窦忙把他扶起,问他的重孙孩:“嘿!你们这两个小俏皮,小兜兜里装着的红枣,好吃不好吃?

  两个顽童笑着说:“甜!姥姥你不是常和我俩说过小时候你还挑着担子卖过红枣吗?

  “是啊!是啊!我是卖过红枣、红柿,还卖过红土!一过了三伏暑天啊,我就坐人家的驴车到井陉贩枣,然后挑着四股绳沿街叫卖,数九寒天忍饥挨饿,真不容易啊!

  窦又拍了拍小贩的肩膀:“咱俩真是有缘,我一见到你的枣,我就想起我小时候那阵子卖枣的光景啊。唉,人生在世,活得太艰难啦,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啊!”

  窦沉思了好一阵子,摸着胸前的大把白胡子,一字一句地说:“唉,我也是你这样子,不过那是个大冬天,真冷呀,路又滑,卖不了枣,我奶奶,我爹,我妈。还有我的五个娃子,坐锅没有米下,富人家一夜之间变成穷人家的孩子,哪有你现在衣帽整齐?就这样卖枣来卖枣来”他似乎眼睛里滚动着滴滴泪珠,又苦笑了笑说:“老了老了

  小贩也笑了,说:“不老不老!你老身子骨硬朗着呢?

  “不老对,不老你来,墙角边那块压瓮的大石板足有百八十斤重,你能跟我搬到鱼缸那边的花池?”

  小贩走过抬瓮那边,挪了挪石板,石板丝毫不动。

  他说:“真沉谁能挪动?”

  窦上前,卷了卷袖口,轻轻这么一搬,大石板就开始挪动,他又这么一举,这块大石板竟被举在了头上,真是有一股蛮劲

  小贩吓得浑身发抖,他说:“大人,快放下,这可不是玩的,弄不好闪了腰,弄伤了脚,这还了得!大人真是神力!”

  两个顽童见姥姥把大石板轻轻放在鱼缸的花池那边,忙从兜里掏出小手绢递给“姥姥擦擦手!卖枣的叔叔,俺姥姥昨天后晌还骑着高头大马在东郊场抖韁练马呢?

  小贩挑起柳筐,走出窦府战战惊惊地说:“大人,保重一定要保重身体,大人家的枣我包啦,再会再会

  窦吃过午饭,一个人来到后院的茅屋草堂,这里栽种着许许多多的杨槐松柳,盛开着牡丹绣球,他端坐在一条藤椅子上拂着大蒲扇,嘴里念着“卖枣来卖枣来”的断语,他闭着眼,凝思着,眼前浮现出小时候的

  微风过,早春的天气尚有不少寒意,似睡非睡,前七八十年的时光又回溯在眼前,他嘴里呢喃着“卖枣来卖枣来

  正是:

  往事晃幻一瞬刻 而今耄耋演春秋

  《点评》 倒叙入题,娓娓家话,一部长篇写就一生业绩,一声卖枣唤回一身波折八十八个春秋,从此伊始,从家事书到国事从小贩书到将勇,打下亮堂堂的伏藏机笔,俗也动听。(孙祥栋 郭建明)

 

责任编辑:白玉冰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