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五回

时间:2018-05-14 17:55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贤良恶丑古今有,谁能领悟?谁能评?古道冲开云中路,空留撕拼坡上步。

  故里谁说无高人?强弱知否?敢笑道老朽?谦贵学做程立雪,一步一台不回头。

  《蝶恋花》

 

  又一个铁香炉,“”飞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和贤的左脚,“哎哟!妈呀!”

  塑像幔帐里窜出一个黑大汉,身高八尺,脸赛翼德,声若洪钟,但见:

  黑虎恶煞下天方,劈面掌参年正强。凶神怒睁冷雪目,挥拳飞舞赛金刚。

  青狮张口须似箭,蛟龙出水戏涛浪。今日击打不法徒,它年立功杀疆场。

  这些黑煞神声若洪钟,大声喊道:“呔!和贤,你敢在大殿上杀人?”他一边说,一边赤手空拳朝和贤打来!

  和贤左脚负伤,一拐一拐地躲在庙门,想越墙而走,脚受伤跳不起来了。

  那个黑汉操起供桌上的供品朝和贤狠命打击!

  和贤这么一闪,一转身,大声告诉从人:“此时不走,还待何时?走!快走!“

  黑大汉勇猛斗魔,他冷不防冲向一个提刀的匪徒,朝随从当胸一拳,夺下他的腰刀一刀砍伤那个随从。

  黑大汉站在高处说:“来呀,你们都上来和我开打啊!我叫苗凯,和窦瑸门对门,一个书院同窗好友,来,咱们比试比试!

  和贤顾不了对付苗凯,一帮人迅速折下石坡。

  下坡路,更险更滑,上接云天,下通桃江,一棵棵汉槐唐松奇形怪状地长在石缝里;那一道道飞瀑流泉,刷啦啦,直奔深渊。

  山坡上刻着一副楹联,乃清高宗所题:

  “人间灵应无双境,天下威严第一山。”

  和贤和那几个帮凶,牵着马小心翼翼地下了石坡。

  一个随从说:“和老爷,这四乘轿夫跑哪去啦?那几个小娘们也不要了?”

  和贤说:“顾不得了,咱们得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寺。一下坡就是漾泉,过了五渡河,再渡过泼猪河,就可直奔京城了!不能停留!快!快!”

  郭一裕带领兵丁捕快,一阵冲杀,登上山坡。

  窦瑸跳下马来,带着几个士兵,冲到二道寺。

  四个女子还在庙里被绑,她们拼命喊叫。

  窦瑸问一个闺女:“这帮歹徒朝哪里跑啦?”

  士兵们给女子解开绳索。

  那个闺女说:“大哥,你不认得我?我是东南营文昌庙隔壁住的杨蕙茹啊。”

  窦瑸说:“蕙茹?对!西峪杨府上的千金,你怎么被抢掠到这里了?”

  蕙茹来不及解释,指着大树下躺着的那个歹徒,说:“他知道那伙歹徒的下落!”

  窦瑸上前揪起那个被苗凯砍伤的随从:“说!和贤他们现在何处?”

  “哎哟!是一个叫苗凯的黑大汉砍伤了我,苗凯也赶下山去追拿他们去啦。”

  郭一裕一挥手:“折下山坡,擒拿和贤!”

  夕阳西下,已近黄昏。苗凯提刀,冲下山坡。

  苗凯东张西望,两个和贤的随从歹徒猛地从岩石后冲出来,喊声:“杀!”

  苗凯力搏两个歹徒。

  窦瑸冲下山坡,跳到撕打的圈里。

  窦瑸突然发现,和贤正蹲在浓密林丛中,他一把拉住郭一裕,把他按倒在地。

  一道白光从眼前掠过。

  和贤又从腰上的小皮袋里掏暗藏的飞镖。

  苗凯朝他扔出一块碎石头。

  窦瑸“啊呀”一声,连声叫疼。

  大军未到,和贤乘此机会带领人丁早已逃之夭夭了。

  郭一裕在昏暗中看着魔王下山,心急如焚,他爬起来,拉起窦瑸:“文贻,你受伤了?”

  窦瑸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了笑:“大人!勿惊勿惊!少时我也曾知道飞镖的厉害,这么一躲一闪,它怎么能打中我?”

  郭一裕正要指挥兵丁追拿凶犯,窦瑸说:“穷寇莫追!咱们该收兵回城了!大人,做恶必灭,不义必毙!老天自会公道。”

  郭一裕吩咐:“掩埋小和尚尸体,把那个受伤的歹徒带回去审问!也把那几个姑娘带回各自的家!”

  窦家破屋。

  邻居们拥到屋内。窦瑸拉住苗凯的手说:“你这个愣头青,怎么一个人藏在南天门关帝庙的供桌底下,你这么把香炉蜡台一摔,真解了我们的围啦。”

  苗凯哈哈大笑:“文贻兄,咱们可不能整天抱着书本伊伊呀呀地念呀,念呀,这不就是光会舞文弄墨的一个书呆?咱们呀,还是到郊场那边练练功夫吧!”

  “好!好!”窦瑸说:“古往今来成大业者,必须是文武皆备,有一手硬功夫哩。”

  “是啊,”老父插话:“那三国的周公瑾,大明的王阳明,还有咱康熙皇上,在位六十一年,上自天象地理与音乐法律兵事,下至骑射医药文字街道,可以说是无所不晓无所不通。兼且自奉勤俭,待民宽惠,改租减税,真是一位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皇上啦。”

  老奶奶又啰嗦起来:“瑸儿,就待在家里吧,守着俺五个小孙孩,俺才算是睡着觉呢。你父亲说咱五个儿郎是五鬼闹判,我说呀,这才是叫五福临门,五子登科啊。”

  西关雨花台。

  四野空旷,只有几棵杨柳树倒垂在地,几只麻雀飞来飞去。

  院落。

  碧流潆绕,古木阴森。鸟声清鸣,翠竹玉挺。

  青松屈曲,嫩柳拂金。门悬敕额,户列符灵。

  木栏围屏,线描动人。天丁力士,太乙真君。

  二十八宿,藏龙卧虎。真武踏龟,南极寿星。

 

  三清殿崖,台砌齐整。紫微大帝,玉女金童。

  道观自在,旁无杂声。恍若仙地,俨似天宫。

  香花灯烛,旷闻鸣钟。赤日影摇,门绕祥云。

  小小观院,倒也清静。道家主尊,太上老君。

 

  一帮青年正在练功。

  有的力举石锁,挥汗如雨;

  有的搬耍大刀,上翻下动;

  有的练刀劈剑,交量对手;

  有的光膀打拳,翻翻筋斗。

  窦瑸高举一把鬼头大刀,左盘右旋地舞动起来。这把刀上下翻飞,像几十条银蛇。

  窦瑸舞到兴处,洋洋自得,自认为天下无敌。

  窦瑸夸夸其谈:“来啊,弟兄们,谁还敢再和我比试比试?我这把鬼头刀,劈石如泥,斩麻如絮。有本事的咱再较量较量!”

  树后有人发笑:“这算什么练武?这叫一百个兔子拉车——乱套!还不如你搬弄那二钱轻的紫竹毫管呢。”

  苗凯一听,气冲斗牛,指着树后一位道家打扮的老者说道:“哼!吹!吹!你这瘦老头也敢门缝缝看人?有本事敢和大爷打几个回合?咱可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

  树后又笑:“样样精通?我看才是件件稀松啊!”

  窦瑸上前施礼:“贾道长观看小生,的确是费了眼神儿,还请道长多多赐教啊。”

  贾道长头绾两枚双丫髻,身穿一无处觅长袍,腰系杂色丝绦,背着松纹古铜宝剑,脚穿多耳麻鞋,手拿龟壳扇子,八字长眉,两只杏眼,四方大口,根根见刺的落腮短胡。身长八尺,相貌堂堂,一就是位非凡俗夫。

  苗凯一见这老道长从树后走出,一言不发,上去就是几拳!

  他用动吃奶力气,“呼呼呼呼”,打出去的铁拳怎么没打着人?

  老道笑了:“双手发麻了?小娃娃家,力气还蛮有劲呢!”

  窦瑸心头火起,大声吼道:“道长,可不要欺人太甚,我对你施礼,也是咱平定文献名邦的一点礼仪,你可不要小瞧咱弟兄们天天练的功夫!”

  门外挤进不少男女青年,还有几个姑娘,其中就有被窦瑸他们在南天门庙里解救出的小蕙茹。

  窦瑸顺手把一个重八十斤的顶门石锁轻轻地抓起。

  他脸不红,气不喘,连举了几十下,又轻轻放在原处。

  他倒背着手,又向道长施了一个很不礼貌的礼,说:“见笑见笑!请道长指教啊。”

  苗凯一旁凑趣,挺着肚说道:“老道老道,还是吃你的斋,念你的无量寿佛吧。闲着没事,还是在你的西关雨花台上下下棋,养养鸟,或者画画墙外那挺立着的翠竹吧。”

  老道不声不响,右手一抓石锁,这么一扔。好家伙!“嚓!”扔出足有三丈多远。

  大伙吐着舌头,抱着头,生怕石锁砸下来砸碎自己的脑袋。

  小蕙茹捂住脸,不敢往下细看了。

  老道又一次举起窦瑸搬运过的那个八十斤石锁。

  就这么往上一扔,足有三丈多高。

  就这么往下一接,轻轻落入手中。

  老道面不改色,气不长出,像尊金刚,巍然屹立。

  窦瑸拉着苗凯,双膝跪倒:“道长恩师,收我俩做徒吧。我们真是圣人门前卖书,关老爷面前耍大刀,有失大礼了。”

  老道双手扶起二人,说道:“文贻,我看你习文练武,胸有韬略,定会成为大器。这年头,官家欺压良庶,江湖上的英豪,护银的镖客,没有几下,怎能打出天下?来来来!明个儿你带上众家弟兄到咱里练武,我充当个领路的,怎么样?”

  二人下拜。

  有《减字木兰花》词道:

  气傲英雄,能中自有能中人。强傲无视,强中自有强硬弓。

  艺无止境,柔柳怎傲苍天松。荒野道长,胜书疆场百万兵。

  窦瑸走出道观。

  小蕙茹在小巷那边正等着他呢。

  小蕙茹把一个小提篮子递给窦瑸:“大哥,这是俺妈特地给老奶奶蒸的枣花糕,我妈知道老人家上了年纪,牙咬不动,就专门蒸的好软好软,收下吧!”

  苗凯说:“文贻,就收下吧,还害什么羞?”

  窦瑸和苗凯进了道观。

  檐前,两只长颈梅花小鹿正在互相嘻闹。

  鱼池那边,有两只白鹅正在展翅。

  老道见徒儿进观,忙唤童儿献上香茗绿茶。

  老道笑盈盈地对大家说道:“文贻、苗凯,要想练功习武,须心诚根正。以武来健身强体,以武来扶良除暴;以武来安邦强国,以武来教训恶棍。绝不可用小小伎俩害人性命!记住了?”

  “记住了!”

  “记住就好!你们绝不能像和贤一帮恶棍,霸占财物,淫人妇女,杀人灭口啊!这帮恶棍逃到京城,帮他们的靠山主子了。主子是谁?靠山姓啥名啥?大家心中明白,不必指名道姓。我料定这帮盗匪迟早会身败名裂!”

  老道领着大家转了几个弯,来到一所偌大的房间。

  好大的壁画。

  画上,耍棒的、舞枪的、使刀的、翻锤的,神态逼真,异常生动。

  老道给他们一一解图。

  老道给他们一一练习。

  小蕙茹挎着小竹篮在街上行走。

  小蕙茹步入东关窦家。

  老奶奶拉着小蕙茹的手:“蕙茹,真难为你啦。三天两头给俺这老婆子送好吃的,不是白菜鸡蛋包,便是厚腾腾的发面饼。还有闺女你亲手做的烫面饺子,奶奶真谢谢你了。蕙茹,我知道,你家就在西峪住。谁不知道?你杨家的祖上是赠明威将军杨承忠,他的孩子杨耀祖是康熙戊子科乡试武举啊。我还听说你的哥哥杨彲,正在西峪苦读圣贤,你和你母亲怎么就搬进城里头住啦?”

  蕙茹说:“奶奶,我是陪我妈来城里给我姨妈的媳妇做百天才暂住几天啊!”

  窦母笑道:“俺这蕙茹总有一天会成为你老的好孙媳妇呢!”

  郭一裕换了一身便服,青衣小帽,独自一步步走进雨花台。

  时值清晨,绿柳垂金,红杏欲燃,一派春色。

  歌声起,雄壮有力,威武刚强,领唱和音,朝气蓬勃。

  练武歌

  练三伏,练三九,不怕严寒不怕酷暑。举起大刀那个二龙戏珠,举起金枪那个梨花花舞。嗨嗨哟!嗨嗨哟!敢把妖魔鬼怪匪盗歹徒当胸刺透;敢力挽狂澜翻海倒江,嗨嗨,太岁头上动土,浑身雄纠纠。

  筋骨舒,热汗流,保国安邦战恶虎。举起银锤那个捣狼穴,举起钢鞭那个地发呀抖。嗨嗨哟!嗨嗨哟!敢在清风明月朝阳举头戏看千秋表;敢在午夜三更天,嗨嗨,天上呀摘星斗,奋步走走走。嗨!

  窦瑸在练武队伍里看见了郭一裕。

  窦瑸连忙上前施礼:“大人,你怎么来啦?”

  道长上前:“郭大人,你怎么这身打扮?”

  苗凯:“大人,你不坐轿,不骑马,没有卫士,没有护驾,难得大人微服私访,深入民间视察啊。”

  郭一裕仰天大笑:“我不再是什么大人大老爷啦,我要回家抱娃娃种稻米啦,明天就起程!”

  “啊!”众人大吃一惊。

  正是:

  猛进并非福将至 勇退亦为避祸临

  点评:

  笔墨起伏,阴阳顿挫,于纷杂中见本来面貌,处世宇间知份外风云。

  (孙祥栋)

 

责任编辑:白玉冰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