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十一回

时间:2018-06-12 11:17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十一回 猛勇士深夜显神威 入考场文武破试题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儿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五言》

 

  刘秉銊、刘煜两个弱生,听屋内杀声,看天色已经放明,帮又帮不上,拼命喊叫:“救人啊!”

  “来了!”风驰电掣般从屋顶跳下一个个子不高短小精干的年轻后生来。

  这后生冲进屋里,一刀劈倒女子!大声喊道:“锄奸解危,乃大丈夫所为,怕什么?”

  窦瑸一瞧,炕下倒了女子,又来了救星,索性用尽生平力气,朝和贤打去!

  窦瑸又一瞧,这救星不就是装扮石秀武艺超群的隆冬?

  隆冬挥刀,三五两下,就迫得和贤招架不住。

  和贤连忙闪出门外,挥刀朝刘煜砍去!

  隆冬冲出门外。

  窦瑸也冲出门外!

  和贤早跳到屋顶,一闪身,逃之夭夭。

  窦瑸拉住隆冬的手,说:“你这么一来啊,解救了我们弟兄三人,该怎样感谢你呢?”

  刘秉銊、刘煜也上来感谢,说:“多谢!多谢!多谢救命之恩啊!”

  隆冬正要挥剑砍死黑汉。

  窦瑸连忙阻止,说:“留下这对狗男女,自有官家处置好了!”

  小店里早拥进不少男女,议论纷纷。

  地保也闻声赶到,说:“这个贼店不知坑害了多少性命?定要严惩!”

  那女子负伤爬不起来,连连叩头。

  几个妇女说:“看她那熊样,长得挺漂亮,怎么帮男人行凶杀人呢,真看不出来!”

  三人找见马匹。

  隆冬笑道:“三位兄长,出门在外,要格外小心啊。我在我舅舅家,就看出你们对自个儿的藏身物品太于粗心。笔下有千言,心中无良策,也难怪你们只知读书,不懂世故啊。”

  窦瑸还要说些什么,隆冬从肩上取出一个小包裹说:“这是点微小盘缠,你们沿途使用好了。”他又说:“文贻兄你们倘若考中功名,将来有用我的地方,我定要效犬马之劳啊!

  “后会有期!再见!再见!”

  后人读此,有《西江月》词道:

  轩轩云霞气色,凛凛霜雪威棱。虎头野暴傲雄心,燕子灵动飞轻。患难英雄相逢,刀剑闪影风生。赢得灭黑除害日,鸿鹄振志金鹏。

  和贤跳出重围,在场上把马从树桩解开绳索,跨上飞骑,直奔山谷。

  危岭险峰,湍流飞瀑。

  一群乌合之众正聚焦在山寨。

  和贤进寨,大伙围着他。

  李寿,一个小头目凑近:“大帅,新近朝廷发的密令,要派各路将士围剿年将军的余党,尤其要把曾搞过‘血滴子’的弟兄一网打尽,咱们在这山寨里困守了半年多,听说这窦瑸的叔叔要带兵攻打咱这山寨,你看该怎么办?”

  和贤笑道:“窦家的人真不好对付,这窦瑸三举子要上京赶考,倘若考中进士,定会和咱过不去。我是孤身一人去晋冀交界之处的三官村去暗中行刺,结果无功而返。”

  李寿又说:“大帅,窦瑸的叔叔叫窦宁,任福建提标,就是专门对付咱们这一帮弟兄的。”

  和贤又笑道:“咱自有办法,倘若不成,咱便寻着主儿,投靠官家。”

  众兵丁:“大帅,能成?”

  “能成!下一步我们的行动计划必须赶在窦宁围剿咱山寨之前,咱们暂且偃旗息鼓,原地待命,三两天我就真奔京城!”

  和贤考取举人,此时原形毕露,纠合无赖,占山为寇,其本性属此,岂能放下屠刀,改邪归正?

  北京。

  皇城内外,天下举子纷纷进入会试院。

  三声大炮响过,门已落锁。

  门斗身穿皂服,红缨亮帽,抬头叉腰,神气得很,他一口气念完主考大人写试规:“京都会试,尔等皆知。南回北疆,天下英博。胸藏三皇五帝之书,笔汇八泽九州之志。尚书、周易、戴礼、毛诗,锦心绣口,铁画银钩;精通学业,面壁九年,始有此神悟。圣浩皇恩,开科招才。尔等均茹古含今,咀英嚼华。文章入试,自有朱衣点头,经术既明,当取青紫如拾芥。龙门点额,雁塔题名。”

  窦瑸、刘秉銊、刘煜鱼贯而入。

  门斗又读:“进考场者,不得左顾右盼,交头接耳,不得东张西望,分散精力;不得私带夹书,片言只字;不得高声喧哗,滋扰他人。头端身正,目不斜视,胸高腿曲,坐相持重。臂上写字者臂上刺针,足下书文者足下扎锥。”

  窦瑸三举子入场。

  门斗又读:“耳不听浊音,心不思邪念。倘有越规不端者乱棒打出,概不返回。谁为夺锦之人,上告苍天,中敬父母,下达黎庶;先祖列宗之德,平生处世之缺,均在汝等笔底珠玑之功夫。按时交卷,不可延误;一侯应试,尔等看榜自知成败。训谕已出,早宜登春。”

  窦瑸恭伏在试案上,打开端砚,将随手携带的清瓶滴水,轻轻洒在砚心,研好黑墨。

  刘秉銊笑了笑,把满腹的经纶,一肚子的学问,三下五除二,笔墨生花,足蹑风云,一挥而就。

  刘煜第一个交卷,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他洋洋自得,神采飞扬,笔锋刚健,亲自把卷子交给主考大人。

  主考大人也接过窦瑸和刘秉銊的卷子,读了读,点了点头。

  主考大人头戴蓝顶顶戴,身穿八蟒九爪绣着孔雀的补服,金丝近视眼镜,瘦削的脸上洋溢着异常吃惊的样子,然后摘下眼镜,把这三位举子端详了一番,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啊,你就是平定古州敢于犯上为民申冤的窦瑸?”

  正是:

  笔重千钧神助人 语重心长教后辈

  武进士考场。

  偌大考场,士兵荷枪对立。

  场中,竖起杏黄旌旗,两旁列座,插着刀枪剑戟,锤鞭箭靶。

  搭起的帐篷都悬着彩旗。

  一副楹联用正楷书写:

  龙旗辉日月春晨习武千里征尘举金鼎

  肝胆壮河山秋暮安疆一腔热血铸长城

  几个武举按号点名进见。

  几个武举挥刀弄枪比试。

  窦瑸双手抱拳,向主考将军施礼:“将军,学生施礼了!”

  主考将军身材魁梧,坐在虎皮交椅上目空一切,便说:“名号?”

  “窦瑸!”

  “年龄?”

  “二十!”

  “祖籍?”

  “平定!”

  “嗨!你就是大闹公堂见义勇为伸张正义的武举窦瑸?名气可不小啊。

  “不敢!不敢!”

  “那我问你,听说你腹中经纶,满肚子的学问,不再去舞文弄墨,子云诗曰读那孔孟之道,异日充当县令、知府,或者进翰林园院,怎么偏偏喜欢这打打杀杀的玩意呢?”

  窦瑸答道:“将军,学生是甘愿弃文习武,学些本事,将来报效国家啊!”

  将军苦笑了笑:“窦瑸,依我说,你已经考了文场的书目文献试题,就不必再一头扎进这抛头洒血沙场野魂命运的武卫啊,年纪轻轻的,能吃下这苦?”

  窦瑸一挺脸:“能!”

  “那好!”将军一声令下:“你把这块大石头给我搬到帐篷里头!去呀!”

  窦瑸挽袖,上前搬挪石头。

  场外举子冷目相观。

  窦瑸弯下腰身,搬起这庞然大物,一步一步走到离此不近的台阶之上。

  将军点了点头:“窦瑸,力气不小,我还要看看你的轻功,或者瞧瞧你的几路把式!”

  “学生献丑了!”

  ——窦瑸舞枪,左盘右旋;

  ——窦瑸挥刀,前劈后杀;

  ——窦瑸张弓搭箭,瞄准树上悬挂着一面军鼓:

  “且慢!”将军站起来:“你别射我的军鼓。这样吧,你把那棵树上挂着的军锣给我射响就行,成吗?”

  窦瑸一箭射去。

  “当!”

  连射三箭。

  连响三起!

  场中一片欢腾!

  一个太监模样的人飘然而至。

  将军恭立,忙说:“大人指点!”

  太监苦笑了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窦瑸啊,你敢于犯上,不怕杀头,大破‘血滴子’阵营,还揭露武举和贤,够胆大!有两下!”

  太监又说:“某,万岁驾下为臣,你大概还不知道我这个大太监吧?告诉你,我就是和贤的姑夫穆文卓!”

  窦瑸连忙施礼:“久闻尊名,今日相见,万分荣幸啊。”

  “不过,”太监穆文卓又说道:“这都是过去的事啦,我那不争气的侄子和贤已经弃暗投明,改邪归正了。人嘛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败子回头金不换。以后你们携手相契,前程无量啊。”

  将军说:“是啊,是啊!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向穆大人请教才是正理啊!”

  演武厅。

  栏杆两廊全是天下武举。

  将军和几位戴武将帽子的官员都坐在两旁。

  中间的主位上坐着的便是穆文卓。

  穆文卓端起茶碗,品了几口,然后慢慢地说:“皇恩浩大,招贤纳士。这几天考武进士的十八般武艺大概差不多了。今日个,咱们就把考压朕捷的第一名考生窦瑸唤来,再考考他有没有真才实学?只会耍耍刀,玩玩枪,来个天桥耍把式的?你们这些主考将军就得来个口试学问,让他论论战略对策,成吗?”

  众位将军都连声说好。

  窦瑸进见,恭立中央。

  一个老一点的将军漫不经心地问:“窦瑸,我来问你,兵家的三十六计咱不问了,你就给我讲讲既取法于三十六计,而又独辟蹊径,出奇制胜的奇谋智略,行吗?”

  窦瑸答:“请出题!”

  “那你说说‘磻溪坐钓’的军师是谁?”

  “姜尚,字子牙,道号飞熊。曾作《六韬》。他七十三下山,贩猪猪贵,贩羊羊涨;卖伞睛日,卖扇阴雨。他老先生贫穷无着,担煤卖面,后来,姜尚端坐渭水河旁,举杆钓鱼。文王见喜,向他请教国政大计,姜尚说,‘敬畏于天,助乐于民,亲贤纳谏,这三条做得到,便可战胜邪念,击败殷纣。再后来,他率领天下兵马,三十六路诸候,渡黄河,越孟津,推倒商纣,建立八百载周室江山。”

  又一个将军主考紧问:“那,你给我说一说从周到汉的一些战略谋计如何啊?”

  窦瑸答道:“吴官教战、马陵伏弩、济上带军,鸿门闯宴、登坛拜将、冥山射虎、宫台望战、赤壁纵火等等,这都是历氏军事大将出奇谋、讲战术,真乃运用之妙,善乎乘机,足以震惊中外,非偶然焜耀之常也。”

  穆文卓听着听着,不懂这些玄奥之句。他向近一点坐着的一位大员说:“你还有什么问的题吗?”

  那位大员也想逞能,便问:“你读过哪些兵书,说来我听。”

  窦瑸从容不迫地回答:“诸葛武侯的《百将传》、宋张预撰的《将苑》、《广名将谱》等等。器者,法也;其不可强者,智也,勇也。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倘我异日率兵出阵,非按兵书条例,须承大清绿营之智,再依凭我战争之力,即可战胜敌人,大获全胜啊。”

  大家听了,“哈哈”大笑。

  穆文卓拍了拍手:“好!好!“

  有《卜算子》词道:

  斗牛壮山河,神气抖嵯峨。黯生霜刃奇光耀,奇士出新招。越关百二时,倾心会试客。本领高强超人凡,主考唱赞歌。

  还是那三个举子跨马在大道上奔走。

  刘煜说:“再有个数来月,才张贴皇榜呢。咱——咱们是不是再游几个地方解解烦闷?”

  刘秉銊笑道:“我这次考试,大概没有什么差错。上次咱三个举子到关帝庙进香,我向上祷告,希望关老爷给我托梦,考什么题目?半夜梦见有人在我耳边说:‘关公不在,周仓不懂《大学》之道!’我醒后,枕边正放着一本《大学》,心灵这么一转,就再温习温习这《大学》书目吧。”

  刘煜“哈哈”大笑:“你老兄真走运,偏偏这考题就是‘大学之道’啊。”

  刘秉銊非常得意:“那当然,‘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这篇文章,一挥而就啊。”

  窦瑸说:“快马加鞭,回家省亲要紧,驾!”

  竹披耳峻,风入轻蹄;千疆一闪,万里横行。好马!神力!

  马折飞速,穿梭在古驿道上。

  又换了个马折,背后背得是一个小黄包袱。

  连换三个马折,喜报早贴在平定大街“夺锦坊”牌楼旁。

  三个举子策马扬鞭走来。

  父兄乡亲紧围。

  窦瑸很纳闷:“咦?我们三个弟兄也是飞马扬鞭,怎么这喜报就超过我们的速度啊!”

  刘煜摸了摸脑袋:“这,这,人家连换了三个马折,你能跑过人家这些高等骑手?”

  报喜的念道:“刘秉銊进士三甲!刘煜三甲解元,贺喜!贺喜!”

  窦瑸笑了笑:“这次我又是名落孙山了,那穆文卓早就嫌我不顺眼,考不上咱就仍旧卖井陉的红枣!”

  他一声吆喝:“卖红枣来!”

  窦家门前。

  全家正吃着一大锅玉米糊嘟

  蕙茹抱着一个小娃娃,让丈夫仔细端瞧。

  窦父、窦母,还有年迈苍苍的老奶奶高兴的合不拢嘴,还有那四个顽皮的小娃子说说笑笑,好热闹。

  老奶奶抱住窦瑸:“瑸儿,考不上也挺好,就守老奶奶一辈子吧。”

  窦瑸跑到院子里说:“瞧,还有这么几大筐红枣没卖完呢?明日我就给刘秉銊、刘煜他俩送去两筐,以表祝贺!”

  一位头辫花白的老学究进了窦家的门。

  窦瑸忙拉住他说:“二叔,你这手里还拿着书本阅读,真不容易!”

  二叔抹了抹眼上的痕迹,笑道:“瑸儿,二叔今年已经六十八啦,还是依然苦读圣贤啊。”

  他又唠叨:“瑸儿,虽说我老朽功名未遂,不求早成晚望难就,然而我也要苦栽花木,盼望能早结蟠桃呢。少时我也努力,不敢稍怠光阴,熟‘春秋’、填‘诗经’,场场考试,场场落空,时乎?运乎?”

  窦瑸笑道:“二叔,岂不知古人云‘东园桃李花,早发还先萎;迟迟涧畔松,郁郁含晚翠啊。”

  蕙茹插话:“二叔,你老胸藏万汇,笔扫千军,将来定会足蹑风云,高上皇榜啊。”

  窦瑸挑担卖枣。

  四个小弟弟拍手唱道:“天天读,年年考,考不上进士就卖枣!”

  正是:

  有胆有识方贤士 策马扬鞭荣归里

  点评:

  皇城入试,鱼跃龙门。步入政坛,又进入一个新的天地,正如王安石所说的:“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这金榜题名,洪炉惊火,不知经历了多少春夏秋冬?磨破砚底坐破席毡,得来非易啊。

  (孙祥栋)

 

责任编辑:白玉冰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