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十二回

时间:2018-06-22 15:57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十二回 推心腹旧地重游日 大将军荣归故里情

 

  远征将军归,情切相依依。神武不屈壮士志,儒道尽显威。山水皆入画,亲朋泪沾衣。何日团聚谁人料?扬鞭飞马蹄。

  《巫山一段云》

 

  三声大炮,“轰轰轰!”响彻天地。

  东关教场接官亭。

  旌旗高举,鸣锣伞扇。

  黑压压的人群。

  道台、知府、州官、县令以及三班衙役、捕快,齐刷刷地跪在路上,不敢仰视。

  吹鼓手鸣乐。

  箫管吹奏。

  “三军司令”大旗下,走出一位大将军来。

  这位将军气宇轩昂,一身武束,头戴点金束辫的三军铁盔,顶上撒斗来大小红缨,披一副连环锁子甲,穿一领绣雀花补的战袍,着一双斜皮嵌绒云跟马靴,系一条红丝腰围连胜带,一张弓,一壶箭,骑一匹银色卷毛马,挂一把二龙戏珠的七星宝剑。这位将军,面如满月,大耳垂肩,两目有神。摩天大旗上写着:

  “大清福建提标前营游击 抚标参将  浙闽延平  湖广提督窦”

  这位将军跳下高头骏马。

  文武吏属一齐躬身:“拜见大将军!拜见大将军!”

  这位大将军说:“快快快起!快快请起!我窦宁有愧,敢劳州府这么多大人、将官亲来参拜?起来!咱们就按老规矩在接官亭上叙论叙论好了!”

  窦宁笑了笑说:“唉,人生若梦,为欢几何?想我这个土里滚泥里爬赤屁股长大的娃娃,小时候也是担煤卖炭、刨红薯要饭啊。如今我东征西讨,走南闯北,剿灭强匪盗寇,操劳国政军务。唉,一别乡土三十载,叶落归根,兔走三遭离不了旧窝,摘下我这顶戴花翎,脱了我这带补官服,还是一身穷鬼土眉土眼的乞丐,有什么了不起?”

  大家一听这平易近人的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窦宁又说:“诸位,我这次奉旨前来围捕年羹尧的残党余部和那位杀人不眨眼的‘血滴子’组织。咱们平定州是不是有个叫和贤的歹徒呢?”

  州官忙说:“有!这个和贤的家就在嘉水东桥那边。前几年,武举窦瑸还击鼓闯公堂,面对面地质问和贤,后来,这和贤又聚众造反,自任大帅,现在下落不明啊。”

  窦宁厉声地说:“立派兵丁封了何府!我在咱州城只能住上七八天吧,然后就率兵赶往冀都。听说我那侄子窦瑸依仗诸位协办指教,我真要感激不尽呢。”

  他连连作揖,说:“我古州境地,民风纯厚,人杰地灵。乃三晋要冲,京畿藩屏,历史上就有几十位皇帝亲临古州,或挥戈跃马,驻兵守寨;或屯守固关,泼墨挥毫。大家想想,秦皇灵柩出关,晋文公重耳避难,汉光武藏身深洞,曹操策马扬鞭,还有那唐太宗在磛石演阵,康熙爷私访平定,咱可是说不尽的风流,道不完的乐趣,我也感到骄傲啊。”

  窦宁命兵丁:“快!速把窦瑸传来见我!不得有误!”

  何府大门被打开。

  兵丁们正搜查一应物品,一片狼藉。

  窦瑸挑着枣担子,走进接官亭。

  众官员齐呼:“来了!来了!窦瑸来了!”

  窦瑸摘下草帽,自言自语地说:“这么多人,又是一位大官来巡察来啦?派头还真不小呢。

  士兵引着窦瑸上前:“将军,窦瑸带到!”

  窦宁从袖子里“哗啦啦”抖出一卷黄绢,大声说道:“窦瑸接旨!”

  窦瑸愣了半天。

  一群官员齐嚷嚷:“窦瑸快跪下接旨啊,怎么不动?”

  窦瑸忙双膝跪倒。

  窦宁声音响亮,说:“奉天承运:窦瑸忠孝两全,文武皆备,特奖朕亲笔书写之字恩赐,钦此!”

  众官吏也同时跪拜:“谢万岁!”

  几个官吏异口同声地说:“这可是咱古州的极大恩宠啊!”

  大家仰目相视,圣旨绢上写着:“笃志孝友”,苍劲有力。

  窦室。

  窦宁盘腿坐在炕上,他一身儒生打扮。

  窦文峪拉着窦宁的手:“宁弟啊,一别几十年过去啦,今日你当了大官,又换上平常百姓打扮,回来省亲,咱们弟兄可算是见上面了。”

  老奶奶说:“宁儿啊,你走得时候,还是我宰了一个老母鸡给你熬了一锅鸡汤,一晃多少寒暑,唉!我也老了,不中用啦。风烛残年,朝不保夕。看着这窦家出了一个个的能贤,我从心里高兴啊!”

  窦宁让卫士取出一个大盒子说:“二婶母,这是我为你在西北寒冷地区买的皮袄篼篼,还有这么点碎银,也够你老买些零用啦。”

  他又对窦瑸说:“瑸儿,我在老家顶多住七八天。明日,你就和我到咱的城里城外转游转游,故土之恋,不能忘怀啊。”

  蕙茹端来一大盘水饺。

  窦母忙前忙后,说:“宁弟,这是你从小喜爱吃的蒜糊豆腐,尝尝嫂子我的拿手绝活儿。”

  “哈哈哈哈”……

  天宁寺。

  初秋季节,瑟瑟微风,吹拂着苍绿的田野。

  重叠的远山近壑,蓊郁树林,一溪嘉水,从桥下缓缓流动。

  天宁寺旁,善男信女们进进出出。

  耸立着的天宁双塔,相互依偎,在蓝天白云下显示出特有的魅力。

  窦家叔侄二人,沿着石坡慢慢走向寺院。

  寺院旁侧,一所小庵空旷怡情,上有楹联:

  音亦可观,方信聪明无二用

  佛可称士,须知儒释有同源

  还有一面金匾,御笔亲题,联曰:

  有怀虚是静 无俗窈而深

  窦宁指着笔墨道:“你看这楹联悟出多少道理。人生在世,虚怀若谷,一尘不染,从前深夜有客送我一个赤玲珑宝塔,我看了看道:‘此塔乃奇品,玲珑有七层。天地放光华,人受无缘分。镇妖压邪魔,正道鬼神惊。蓬壶开日月,造福自循因。’那客第二天就把它施舍给一观音堂。倘若我要收了,岂不昧了良心?”

  叔侄二人走进天宁大殿。

  窦宁又说:“瑸儿,天宁大门上,有大宋太师蔡京题的字,可惜他行为不端,贪赃误国,只落了个唾骂千古的罪人,怎么还挂着这块大匾?”

  窦瑸说:“对!;赶快上报州官,砸了这块匾!叔叔你说的对!上城榆关城楼上有戚继光将军的楹联:‘氤氲南北变寒暑,会合阴睛交雨风’。凛凛生气,极有兵家演阵之造势。字随品高,词如人意,叔叔,我说的对吗?”

  窦宁点了点头。

  冠山。

  半山腰石坊,峰头树林蔚然深苍中掩映着资福寺的红墙。

  山势蜿蜒,怪石狰狞,水乳由山岩下滴沥着,其声如夜半磬音,令人心脾凛然清冷。

  多少碑刻?多少松林?山泉幽静,云物苍然。万山罗列,如翠笏环拱,片片白云冉冉飘过,云霞烟雾生于足下,如雪雁飞翔,恍惚如梦。

  窦宁抚摸着冠山书院上的残碑,叹了一口气:“瑸儿,我小时候就是在这书院里读书,山长就是杨汝澄恩师啊。我背不来《论语》上的一句话,杨先生就让我在这残碑前整整站了一个时辰,还拿出手板狠狠地打我的手心。”

  窦瑸笑道:“叔叔,疼吗?”

  “怎么不疼?可到了下午,他又亲自在书院的厨房给我煮了一碗荷包蛋,还说:‘孩子,趁热吃!趁热吃!’现在想起来,我这顽皮学生怎么就惹得恩师生气?”

  窦瑸说:“杨先生教我也是这么严厉,真是恨铁不成钢!”

  叔侄二人绕过孔子岩。

  一个瘦削老者正给十几个学生讲学。

  这正是叔侄二人的恩师杨汝澄。

  叔侄二人不敢惊动,悄悄藏在一棵大松树下倾听。

  杨先生摸着雪白的胡子琅琅说道:“这元好问啊,就在咱平定安家,他写得词啊,远绍东坡,近袭稼轩,以苏辛之风格,写国破家亡的身世之感。其词是乐府之雅丽,情致之幽婉。我读一首他的《临江仙》词:

  今古北邙山下路,黄尘老尽英雄。人生长恨水长东,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

  盖世功名将底用,从前错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钟,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

  这首词写时,元好问三十三岁,多次应试不第。把功名的虚幻看破之后,反而乐观起来,真个是慷慨激昂,沉郁顿挫,富有豪气啊!

  杨老先生又说:“我这学生如窦宁,他小时候我打过他手板,如今当了封疆大吏;他的小侄儿窦瑸,就因为仗义勇为,被免除功名。可他仍然像元好问那样,‘酒千钟’,不要‘论穷通’,有志气!有志气啊!”

  有人发现了叔侄二人。

  杨汝澄笑道:“你们叔侄躲藏在树下,怎么不来见我?”

  窦宁一个箭步,急速走到杨先生面前,双膝跪倒在地,连连叩头:“恩师啊,想得我好苦!昨天我亲自登门拜访。知道恩师正在冠山书院讲学,便又赶来了!恩师在上,受愚生三拜!”

  窦宁又说:“瑸儿,快跪下给恩师叩头!”

  杨汝澄由叔侄二人扶着,登上冠山高巅。

  窦宁说:“恩师,学生听你讲元好问的词句,学生斗胆也来凑上一词。”

  他清了清嗓子,道:

  “苍劲松间山下路,书院师生重逢。遥思再造双亲恩,幽怀情更深,难报润泽春。

  枕剑沙尘,夜沉沉,胸涌百万雄兵。浩歌一曲茶当酒,男儿当自强,祈福老寿星。

  杨汝澄笑道:“老寿星?我今年已九十多岁啦,也托你们的福,人生在世,都愿长青松有色,高寿域无疆啊,可我是活到老学到老,再为家乡办些事,那也就含笑九泉了。

  窦瑸也忙过来说:“恩师,大衍福寿,椿树长荣。我也来填一首‘临江仙’。

  置身须向高处走,无畏挺进丈夫。人生长恨青岁早,幽怀望星斗,报国书一部。

  盖世功名风雨行,何惧严寒酷暑?浩歌一曲记师言,雄勃男儿志,杰壮慨神州。

  杨汝澄:“好一个‘杰壮慨神州’,窦瑸志向不小啊!”

  一个老僧慢腾腾走上山来,他手捻佛珠,望着窦瑸说道:“这位男儿,主贵富寿,前程无量啊。龙气象,马精神,一番伟业,尽在师恩叔言当中了。”

  窦宁、窦瑸从龙泉、二郎庙,一直走到槐音书院。

  窦瑸端坐在槐树底下的石板上,颇感悠闲。

  “报”——

  卫士一声呐喊:“副将停驹,进院参见!”

  副将一身战衣,下了马,气喘吁吁地禀报:“将军,大事不好!史乍哗变!”他又说:“从太原来的折子报,史乍上个月勾连盗匪头子赵世雄,煽动军心,将八千人马已带入福州去了,请将军立即折回福建!”

  窦宁一怒,一手竟把自己端着的大海碗给捏碎了。

  众人吃惊不小。

  正是:

  荣归故里拉家常 警报催马奔疆场

  点评:叔父归里,游登旧地,感慨万千,真有“门墙多古意,家世重儒风”,这位儒将又给主人公带来多少悟情?雅量涵高远,清心见古今。(孙祥栋)

 

责任编辑:白玉冰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