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十四回

时间:2018-07-04 17:43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十四回 善辩解大论文武道 暗换防瞒杀替罪羊

 

  云翻雨覆,事端多变谁人识?惟有雄志,意气相孚英言出。

  邪不压正,堂玉论述风雨息。拯厄扶危,管鲍清风尚可及。

                            《减字木兰花》

 

  乾隆皇帝站起来:“你就是窦瑸?这么说,当年在平定直隶州伸张正义,不畏强暴,很有威望的就是你了?”

  窦瑸答道:“微臣一时秉性,不知天高地厚,看不惯那些欺压良民的奸逆,才敢于说了几句公道话。这点芝麻小事,何劳圣上放在心上?”

  乾隆下了台阶,扶起窦瑸。

  乾隆端详了一番,口中迸出一个“好”字,说:“你身高力大,一身正气,果然是难得的将才。”

  穆文卓赶忙上前:“万岁,这窦瑸骑马射箭,舞刀弄枪都一一成功,他是联捷武进士第一名啊,老臣已考阅过了。”

  乾隆皇帝又说:“那好,窦瑸,我来问你,德奉三无,功安九有,怎么个解释啊?”

  窦瑸不慌不忙,一字一句答道:“万岁!德奉三,德为道德,奉是尊奉。三无乃天无私覆,地无私覆,日月无私照;功是功绩,安为安定;九有,就是九州,指冀、豫、雍、扬、兖、徐、青、荆九州。我大清江山,一统乾坤。圣上是聪慧超凡,泰阶星平,封三祝,兴四歌,自是卧柳生枝,灵芝生叶啊。”

  乾隆点了点头,心里十分高兴。

  他又问:“窦瑸,做臣子的应该怎么样啊?”

  “帝王有出震向离之象,大臣有补天浴日之功,虽金马玉堂,朱幡皂盖,然不能忘主之恩遇,现应报效国家,政简刑清,自修行洁,事功彪炳,不负皇朝重望;武职理当学汉冯异当论功,独立大树下,不夸已绩,桓桓武士,矫矫虎臣,大将战疆场,立功名,正值此时矣。”

  乾隆皇帝拉着窦瑸的手进了千秋亭内说话,还端起一杯茶让他品尝,说:“窦瑸,我来问你,今天下雪,那些侍卫校士们都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侍卫将校连夜值勤,太于疲劳;我今天值勤,未能尽力,现应治罪!”

  乾隆一听,道:“你今个儿还能洗脱他们的罪名,能体察人心,勤于职守,实为难得啊。”

  他大声说道:“窦瑸,从今天起,你就当朕的侍卫长,随左右护驾,闲时也好给我解解闷。你词赋之雄豪,锦心绣口,实不多见。”

  “谢主龙恩!”

  乾隆皇帝笑了笑,顺手写了三个“福”字,送给窦瑸,他双手接过。

  天牢。

  和贤正在囚室蓬头垢面地坐在杂草上。

  门开。

  “带主犯和贤!”

  “带主犯和贤!”狱吏一声呐喊。

  三堂会审。

  三班衙丁齐集。

  御史、按察、有司官员昂坐公堂。

  惊堂木连连作响。

  问:“主犯报上姓名!”

  答:“和贤!”

  问:“你和贤,皇家武举出身,不熟读圣贤之书,而与年羹尧紧步相随,还充当‘血滴子’为伍,罪该万死!而你又在平定直隶州抢夺民女,杀害了那么多姑娘媳妇,你是个十恶不赦的主犯!”

  和贤答道:“大人,小民知罪。只是我已改邪归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皇恩浩大,已免于我刑事处置啦,怎么又旧事重提呢?”

  御史冷笑几声:“和贤,你还仗着你有皇家的靠山作威作福?告诉你,你姑父穆文卓大人已给我来函,定要大义灭亲,重惩你这个不肖子孙啊。”

  和贤大声呼叫。

  御史大声宣谕:“查年匪逆党和贤,不遵法纪,‘血滴子’杀害良庶百姓,纠集叛众,上山为寇;还制造血案,抢掠民女,民愤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振国威。三堂会审,案情重大,三日后绑赴刑场正法!”

  和贤魂飞天外,连连叩头:“大人,这都是年将军他们一伙人干勾当,我已当面揭露他们的罪行,已经存档立案,不再追究了,怎么会出尔反尔,又陷害本举呢?”

  “虎”——

  “威”——

  衙丁们不容和贤再行狡辩,便给他系上铁链,戴上大枷,牵出公堂。

  退堂。

  牢室。

  一个披头散发的彪形大汉正在狼吞虎咽地抓着吃饭。

  一个化装成老妇模样的人走近他的身边:

  “壮士,这是我家主子特地给你送来的美味佳肴!你先吃,我有要事相告!”

  彪形大汉露出黑脸上的白牙,说:“我知道,你是男子,装扮成老妇人,定有天大的秘密告我!”

  来人苦笑了笑:“这位大哥,你一把利刀,杀害了多少人家?你霸占了你叔父的田地不说,还乱刀砍死他和他的闺女,强占了你的婶母;你还纠集土匪,勾结‘血滴子’党徒,落草为寇,你这江洋大盗的头目,知道自己犯的是什么罪行吗?”

  彪形大汉道:“我明白了,定是你买通官府,让人冒名顶替另一罪犯吧?可以!可以!反正我已定为死罪,我认可啦!开价吧!”

  来人耳语:“主子说啦,给你家银两千贯!”

  彪形大汉:“那得我家的人前来告我,我才信服!”

  来人说:“好办!好办!你只要在公堂上说自己是年党党徒,‘血滴子’主谋,武举和贤就行了!这千贯家财,你的妻儿老小三辈子也化不完的!”

  彪形大汉说:“成!成!”

  深夜。

  狱室。

  牢卒给彪形大汉剃去满脸的黑胡子。

  另一间狱室。

  和贤被牢卒解开刑具,让他换上一件牢卒的服装。

  和贤俨然是个牢卒,他迅速离开牢房,消失在远处。

  法场。

  人山人海。

  监斩官:“带主犯和贤!”

  “带主犯和贤!”

  监斩官:“抬起头来!”

  彪形大汉抬头。

  监斩官质问:“你是和贤?”

  “是!”

  “大典正刑,你还有什么说的?”

  “没有!”

  御史走近彪形大汉,仔细看了看,说:“验明正身,怎么这不像是和贤?”

  监斩官站起来问:

  “大人,这就是主犯和贤啊!”

  御史冷青着脸:“停止行刑,再行定案!”

  刽子手执刀不下。

  彪形大汉又被带回狱室。

  清晨。

  有人禀报:

  “大人,和贤暴病而亡!”

  御史大吃一惊:“这里面定有文章,传狱吏官!”

  牢门打开!

  狱吏官躺在门前,已被刀剑所害,早已丧命。

  御史抓了抓头上的亮帽:

  “这,这天大的秘事如何能解开?走!回禀圣上定夺好了!”

  乾隆皇帝在御桌前很为生气。

  御史禀告之后退到一旁。

  乾隆说:“这就奇怪了,和贤定罪正法,怎么又换了一个犯人顶罪?怎么真正的和贤又逃之夭夭?怎么狱长在牢门口被杀身亡?这一连串的怪事,怎么查不清楚?”

  乾隆转身问大太监:“穆文卓,你说呢?”

  穆文卓不慌不忙地说:“万岁,我大义灭亲,亲派兵丁把我内侄解送到天牢,他作恶多端,理应正法,谁知中间有这么多纠缠?”

  乾隆一语定音:“是啊,年匪党徒未灭,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啊!”

  穆文卓面向御史:“大人,这不能不说是你的失职行为吧?回去好好查查案宗,一一审问那些牢狱业卒,我就不信查不出个水落石出?”

  皇宫后室

  乾隆和窦瑸正在谈话。

  窦瑸说:“万岁!这移花接木、杀人灭口的事,都是其主子精心安排的,一时三刻怕查不出个名堂来。不过,据臣看来,邪不压正,总有一天会消了冰雪露出青山的本来面目,万岁尽管放心!”

  乾隆旁沉思了一番:“你说的很有道理,行善必昌,做恶必灭,循因果报啊!”

  还是那个场子。

  举子、进士们还是老样子,等待这些候补们安排职务。

  刘煜欣喜万分地说:“我明日就去知远安县当我的县太爷去啦!”

  刘秉銊也说:“我也任为陕西武功令!”

  和窦瑸说话的那个老头慢慢说:“年轻人,走好第一步啊!新官上任三把火!走正路!爱庶民!当好官!”

  窦瑸在皇宫里,循规正矩,不出一丝差毫,闲时,观柳含金碧,草吐青芽,春气着秀,和风沾水,倒也十分自在。

  窦瑸和那个老头朝夕相处,从中学得了不少知识,这“走正路!爱庶民!当好官”三句金玉之联句,此理明言,句句珠玑,他深刻领悟。

  老头好品几口好酒,窦瑸滴酒不沾,他说:

  “老伯,我深知酒的功量,酒的正负,举杯邀明月,和曲舞春风,斟盏隔壁酸,开坛对门香。倾竹叶,笑桃花,歌盛世,庆丰年,水如碧玉,酒满金樽,的确是对酒当歌,祝捷反盏的最佳处,可也别要忘了,那些浊酒、邪酒,迷惑人的心灵,到头来,三杯软脚,一盏摇头,落了个酒色之徒,终身遗憾,所以我现在还不敢沾酒的品味,大伯,你说我对不对?”

  老头拍着他的肩膀,连说:“好!好!”

  正是:

  浩歌不觉乾坤小 酣饮方知日月长

  点评:这一段写得比较精辟,读者随我到了皇宫,也得小心翼翼,格外谨慎才对。

  (孙祥栋)

 

责任编辑:白玉冰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