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十五回

时间:2018-07-12 16:46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十五回 马惊韁笑封引龙侯 侍卫士放任铅山营

 

  词曰:官有三长,清居首位。属守四知君子意,枉法受赃,寡廉鲜耻,昧天理。公论时,颠是非,人类鄙夷,士林不齿,盗跖衣冠恫入髓,自古贪吏,统称府贼。天网不疏功曹笔,报与谁?

 

  初秋。

  骄阳似火,碧水蓝天。

  京都郊外的森林地带。

  文官、武将都各跨骏马,徐徐行进在阳光照耀着的滚滚黄尘之中,一个个神情抖擞。

  乾隆皇帝一身戎装金甲,背着银箭银弓,抖抖马,“刷刷刷”地跑在队伍的最前列。

  热气蒸人,嚣尘扑面,万里乾坤如甑,一轮火伞当天;四野无云,石裂灰飞,让人喘不过来。

  乾隆皇帝神采凛然,高昂地跨在马蹬上,他这个文武俱备的风流天子,独傲穷界,地盖山河。

  突然,杂草丛中窜出一只小梅花鹿来。

  将士们齐呼:“鹿!鹿!”

  乾隆帝从马背上取出弓来,又搭上羽箭。

  他边驱马,边瞄准,就这么一箭。

  “嗖!”

  箭偏!不中!

  乾隆帝当下大喝一声:“谁能射中者,赏!”

  从天上“扑落落”飞着一只刚健凶猛的老雕,尖嘴,红眼。

  这只恶禽抖着双翅,闪电似地扑了下来!

  它张开利爪,直扑奔跑着的梅花小鹿。

  侍卫长窦瑸在皇帝后头紧紧跟随,他张弓擹箭,“嗖!”这么一箭,不偏不倚,早把这只老雕的脖子射中!

  这只专吃生羊鹿兔的凶猛大雕当场一动不动,而那只梅花小鹿早已飞跃逃跑。

  乾隆帝勒马:“吁!”

  他紧问:“窦瑸,大胆!你怎么敢违背圣旨,放走小鹿,专射猛雕呢?”

  窦瑸在马上抱拳:“万岁,梅花小鹿是万岁箭下之物,这正顺乎自然,合乎天意。可这凶猛老雕,竟欲巧取抢夺,从中逞威。那小鹿左躲右闪,只好俯首待毙了。我不忍再将此小小生命杀死,而是专对付那只残暴跋扈的大家伙,也除掉了草牧场上霸主逞雄,可怜的羔羊小鹿又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了,不知万岁是会怪罪于臣?

  乾隆帝龙颜大喜:“哈哈!好!好一个仁义之士!”

  文武大臣跨马往丛林深处走去。

  酷热难当,人人浑身挥汗,个个气喘吁吁。

  深幽的林丛,虬枝错落。盘千条赤脚长龙,怪影参差;立万道红鳞巨蟒,这黑乎乎遮天铺地秋林,被风一吹,黄叶飘落。

  乾隆帝从地下站起来,又骑上赤骏,正要继续围猎。

  一阵马嘶,一匹乌黑大马“哒哒哒哒”跑到队伍的最前头!

  大家“呼”地全然立起,惊慌失措。

  文武大臣抖着缰绳一齐围了过去。

  窦瑸的马还是吆喝不住,突飞猛进!

  这个举动,惹得所有的兵将,个个吓得面如土色。

  一匹马上跳下一员将军。

  他勒住绳索,又跪倒在地奏道:“万岁爷,窦瑸马窜驾前,罪该万死!”

  大家也异口同声地回应:“对!罪该万死!”

  窦瑸好容易收住绳子。

  文武大臣赶了过去。

  乾隆帝心里很不平静,说:“窦瑸,回来!你是不是喝醉了酒?狂妄胆大,目无皇规啊。”

  窦瑸勒马跪下不语。

  大家走近一瞧,啊,这乌黑大马的腿上鲜血淋淋。

  乾隆帝何等聪明,他指着负伤的马腿道:“阴险毒辣,如此残忍,谁干

  乾隆回视那员将军,问:“说!”

  那员将军语塞。

  乾隆帝怒气冲冲:“李寿,好大的胆!前几天卸了你侍卫长的差事,今天你就报复,真是混帐到了极点!来呀!给我当众砍了!”

  士兵正要动手!

  窦瑸连连叩头:“万岁!这绝不是李寿干!我想,我的马穿过森林时,挨近一棵老松根,想必是扎破马腿这才使它这个畜生窜到前头,臣有罪啊!

  乾隆笑了起来:“李寿,起来吧!窦瑸为你说情,你还不谢谢人家?”他又笑了笑:“今儿个你的马跑到朕的前头,以后随驾就给我引路,我封你为‘引龙侯’是了!”

  大家也应道:“引龙侯!”

  一所不太华丽的小院。

  穆文卓悄然进了内庭。

  屋内平常摆设,也不过是些刀枪剑戟,正中悬挂着岳武穆的《满江红》。

  窦瑸刚卸下战甲,一见贵客光临,便走出内庭,迎接穆文卓。

  穆文卓坐在首位,他说:“文贻啊,恭喜你啊!你大雪天披上龙袍,皇上连书三个‘福’字,你又破格升将,金口玉牙封你为‘引龙侯’,这可是天大的喜兆啊,老身特来贺喜啊!”

  他吩咐李寿:“李寿,小小礼物,请文贻收好!”

  这是一枚很精美的玉石小盆,穆文卓亲手打开!

  啊!这是一尊关云长金像。

  穆文卓笑道:“你们山西出了位武圣关公,这尊金像,价值连城,老身敬送,你的为人,你的武功,众口皆碑啊。”

  李寿也说:“文贻,你就收下吧!”

  窦瑸推辞:“大人,晚生实实不敢收此重礼。我联捷进士,刚刚起步,做事很不成熟,绝不敢收人重礼啊!”

  穆文卓说:“那好,李寿,你就先走一步,我要和文贻好好聊聊!”

  穆文卓在灯下和窦瑸谈天说地,讲古论今。

  窦瑸说:“大人的话,使我顿开茅塞,重拔阴雾啊。”

  穆文卓笑道:“是啊,因祸得福,吉人自有天相;转危为安,福将多来良运。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啊,常在皇上面前晃来晃去,难有不周的地方,谁能预测前程啊?文贻啊,越有本事,越有风险,就凭你雪地值勤、箭射苍雕就青云直上,一步登天,不知有多少文相武将忌恨于你呢!”

  窦瑸忙说:“大人所说,一语千鼎,大丈夫总该为国家建功立业啊!”

  “对!对极了!”穆文卓又说:“速速离开这是非之地,伴君如伴虎啊!我也要很快谢任返里,守在皇上跟前如履薄冰,如临悬崖啊!”

  窦瑸一揖在地,说:“全凭大人提醒,晚生当见机行事,不知皇上恩准与否?”

  穆文卓说:“这你放心,我一定在皇上面前为你开脱!”

  乾隆帝正批阅奏折。

  他说:“文卓,窦瑸坐不住了,他不愿意在朕面前效力了,他想出去自个儿闯一闯江湖,你说,这成吧?你看他这折子。”

  穆文卓接过折子:“国家正多事之秋,理应效忠王朝,放任外籍。韩柳欧苏,固文人之最著;起翦颇牧,乃武将之多奇。桓桓武士,矫矫虎臣,君子之身,可大可小;丈夫之志,能屈能伸。自古英雄,难以枚举。仗剑卫大清日月,弯弓造一统乾坤。”

  乾隆帝说:“好了,不用念啊。一句话,他是想在外创一番业绩,显一显才雄。可朕真舍不得跟随我六年的侍卫长啊。报效国家,奋扬神威,振耀武烈,就让他去最艰苦的地方去磨炼磨炼吧,也许他会后悔的,谁不愿在皇城里自由自在地悠闲自如呢?”

  小院。

  风尘仆仆苗凯跨马进院。

  窦瑸一把拉住他:想你想得我好苦啊,一别六载啊。

  苗凯喝了一大口水说:“文贻啊,想当初咱弟兄们大闹公堂,和狗日的和贤面对面地执对;又在西关雨花台练武,现在想起来,如同一梦啊。”

  窦瑸笑道:“苗凯,你来的正是时候,皇上已恩准我外调,不再担任侍卫长的职务了。”

  苗凯问:“把你外调到什么地方去啦?”

  窦瑸说:“江西瑞州铅山营任都司。”

  苗凯大吃一惊:“文贻,你怎么到这鬼地方?这江西瑞州啊,山高路远,土匪聚多,好几任将军都难以剿灭匪帮,你怎么答应去这险恶之地呢?”

  窦瑸说:“皇命在身,难以挽回啊!不说这些啦,我家什么情况?我得知二位大人身强体健,这就是我窦瑸的福分了!”

  苗凯取出一封信来递给窦瑸,说:“你那小娃子,如今正上蒙学呢,这窦開第很是听话。要不,咱先折回平定,渡上几个月假期这还不成?”

  窦瑸站起说:“这样吧,你就留在我身边,也好搭个伴儿。咱们还是准备准备,走马上任吧!你瞧我这衣甲都准备好了。”

  他穿好战甲,果然威风;镜子里一照,还挺神气的很呢!

  但见:

  目似丹凤,眉如卧龙。两耳悬珠,唇方口正。

  天庭饱满,地角端盈。浑若虎相,动走豹形。

  万人度量,四海雄心。济世之才,轩昂胸襟。

  刀笔横扫,枪下无情。怒冷魔匪,亲切庶民。

  正是:

  武艺高强好壮士 威风凛凛大将军

  点评:

  碧海丽山川,丹心昭日月。此处尽显将军守土有责保疆无边之心,似闻螺声长鸣,似观钢枪耀亮,一派军人气度好!(孙祥栋)

 

责任编辑:白玉冰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