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二十回

时间:2018-08-27 09:37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施弄邪术非,幻觉把人欺。帮派道会假做戏,凡愚着着迷。举黑白鬼旗,行逆道不义。不见阳光脏暗处,原型露无遗。

 

  《卜算子》

 

  赵千正向窦宁禀报小渔村祠堂发生的血案。

  窦宁沉思:“赵千,这‘黑白会’是有两个据点,一在咱们福州,另一在江西瑞州。他们已经猖狂到了极点,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这伙无赖,咱们大兵怎么就征服不了他们?”

  赵千说:“火炮攻下他们的老巢孤岛,可这帮人又死灰复燃,东山再起,又到处兴风作浪,来去无踪,得想一个万全之策啊。”

  赵千很神秘地说:“我倒有个主意,上次我爷爷就说过,内外夹攻,以智取再加勇力,他赵世雄再有天大本事,也没有这个头脑。”

  窦宁:“那试试看也好。”

  江面岸畔。

  赵千在一条小船上正在撒网捕鱼。

  两个年轻力壮的渔民正向他靠拢。

  赵千:“你不是小二?你不是小三?你们弟兄俩不是已经编入‘黑白会’的行列中啦?就不怕官兵缉拿?”

  小二哭丧着脸说:“千哥,我实在是无奈啊!你怎么知道我弟兄俩是‘黑白会’的帮凶?”

  赵千:“这能瞒骗得我?”

  三小:“千哥,我家发生的你大概还不知道吧?”

  赵千很痛心地说:“咱们小寨沟的人谁人不知?赵世雄带着一伙人冲到你家,抢走了粮食被褥,还死了你姐姐,这事吵得整个瑞州城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二小哭了:“千哥,我俩可怎么办?入了伙,要让官府知道,还不被杀头?

  三小哭得更伤心:“千哥,这可怎么办?我要不干,他们会杀我全家的,你替我们想想办法吧!”

  赵千收网,渔打了一满满一舱。

  二小近前:“我真羡慕你,每天这么忙活,撒网打鱼,这生活多自在?”

  三小说:“千哥,你就不用再瞒我们这一对傻兄弟啦。”

  赵千问:“我瞒你什么?”

  三小:“你不就是大将军窦宁手下的将军?上次你保护着窦大帅进了双骖园,赵世雄一就认出你这个背叛叔叔投靠皇朝的不肖子孙呢!

  赵千说:“对!我就是大帅手下的将军!那你弟兄俩打算怎么样呢?”

  二小、三小一齐说:“就听千哥给我俩一条出路了!

  黄昏。

  不远处有几个渔民也在撒网。

  二小说:“千哥,那几个渔民就是‘黑白会’的人,咱们说话不方便,小心!”

  土丘。

  旁边有一荒废了的山神庙。

  这伙“黑白会”的歹徒正在操练。

  小头目一摇小旗,这旗分上下两半黑白颜色。

  这伙歹徒个个手执铁棍,也有的握着砍刀,都在练武。

  小头目的小旗这么一晃。

  众歹徒马上聚焦。

  小头目的小旗这么一晃。

  众歹徒马上散开。

  二小、三小也在其中。

  小头目给光着膀子的二小往身上泼凉水,说:“二小,理念要集中,心术要放平。黑旗指引我们专走黑道,杀富济贫,替天行道:白旗指引我们专抢白银、专抢大米、白面,白就是一片素净,是外念咒。咒念好了,打起仗来刀枪不入,水火不伤,豺狼虎豹不能近身,还会点豆成兵,呼风唤雨。”

  又一小头目帮腔:“说的对!来呀,弟兄们,看看我今日念咒护法的表演!”

  那个小头目光膀念咒,他身上紧束着腰带。

  两名道徒各执尖枪。

  那个小头目继续念咒,自己拍拍胸膛。

  两名道徒喊一声:“杀!”尖枪直刺小头目的胸膛。

  一辆小车推来。

  车前插着三枝尖枪。

  小头目继续念咒。

  车迅速推来。

  三枝尖枪直冲小头目的胸膛。

  小头目不仅没有受伤,反而他用气将车顶了回去。

  在场弟兄都拍起手来:“好!好!”

  一个壮实后生站出来说:“头,你这不算真功!”

  他走到那个小头目前面,双手解开小头目的束围。

  啊!肚脐里露出一块铁片。

  弟兄们哄然大笑:“原来是骗局!”

  小头目大怒,他唤几个弟兄,给那个壮实后生肚脐眼上按上小小铁片。

  壮实后生拍拍肚皮,假做好汉。

  小车推近。

  尖枪直冲后生!

  “嚓!嚓!”尖枪直刺后生肚脐。

  后生倒下,鲜血淋淋。

  二小、三小又和赵千在密谈。

  二小:“千哥,‘黑白会’纯是骗人的什么法术!我念了好几遍神咒怎么不灵?”

  三小:“千哥,我们该怎么办?”

  赵千附耳密语,二小、三小点头会意。

  二小提刀,走在最前。

  三小随后。

  赵千被五花大绑,双眼被黑布蒙着。

  三人穿过山神庙。

  一匪问:“哪里的人?”

  二小:“这是奸细,见了大王再说!”

  转了几个来回。

  赵世雄在一所庙堂正在和几个匪徒吃酒。

  一匪:“大哥,弟兄们发现一个奸细!”

  赵世雄:“拉下去,先打四十大棒!”

  一匪把赵千的遮眼布掀开。

  赵世雄:“啊,怎么是赵千我的侄儿?

  二小:“大王,这小子在江边鬼鬼崇崇,不顺眼,乘他不防,我们弟兄就把他捉来了。”

  赵千跪下:“叔叔,找得我好苦啊!”

  赵世雄:“你赵千,不是当了窦宁那小子的什么随身副将?体面的很啊。怎么也想假装正经,打入我这里当个内线想为你主子邀功请赏?”

  赵千:“叔父大人,我爷爷不知说了我多少次?只要紧紧跟着叔父你,走南闯北,干一番发财致富的大业!”

  赵世雄:“赵千,我来问你,那窦宁现在有多少清兵?”

  赵千说:“窦宁和他侄子窦瑸,一个在咱福州,他现在的人马足有万人;一个在瑞州,不知有多少兵丁?他们叔侄二人各霸一方,目的只有一个,剿灭年羹尧余党。一旦发现,格杀勿论!有几个好老百姓,都死在他们的刀头了。我这也是毫无办法,怕死才跟随了他啊。”

  赵世雄上前解开赵千的绳索,拍拍肩膀:

  “好侄儿,叔叔不会亏待你的,你就给咱训练训练人马,探听探听军情。这里的金银财宝都由你管,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他又说:“二小、三小,你立了头功,总算把我侄儿找回来啦。咱们是弟兄,一家人啦。赵千,给他们兄弟俩些钱财,照顾家里的老少。”

  二小、三小连忙跪下谢恩。

  山洞。

  怪石林立,杂草丛生。

  从洞后倒悬着一道飞瀑流泉。

  洞连着洞,树连着树,洞前并没有回旋之地,只是危岩峭壁,易守难攻。这是土匪们藏身的栖所。

  史乍躺在山洞里的深处。

  几个女人陪伴着他,有的给他捶腿,有的给他捏背。

  洞前洞后全是一帮匪徒,他们荷枪执刀,裹甲戴盔,看得出这原来就是一支精锐之师。

  史乍翻了个身说:“这如何能熬出个头?正面交锋没有机会,背中会战又缺乏情报,真不如痛痛快快打上几个回合,咱也就扩大战果,把这瑞州城上下都竖起‘黑白会’的大旗,看它那江山还能坐稳?”

  一个士兵近前:“史将军,新近咱们大王又把他的侄子赵千也给收留回来啦。”

  “什么?”史乍坐起来:“胡来!那赵千不是当了窦宁手下的一员守备吗?怎么能引狼入室?恐怕咱这山大王也没有几天活头了,这还了得?”

  史乍穿好盔甲说:“不行!事不宜迟,我得会会这赵千小子!”

  山神庙。

  但见:

  旷野荒碑,岩石乱堆。

  门前污溪,山后林稀。

  起堂然小居,立山神牌位。

  松风依偎伴随,月映荒漠竹篱。

  庙前歇脚,树下拴驴。

  烧香叩头,善男信女。

  野狼常此卧,土匪小会聚。

  山神狞狰模样,吓死胆小之鬼。

  赵世雄正盘坐庙前的台阶上给众匪徒传经说法。

  他说:“到了阵前,你就得念这几句咒,俺吧尼马尼马,无量寿佛!俺吧尼马尼马,无量寿佛!现在我来演示演示。”

  赵世雄使出平生力气,仰天这么一吼:“哈哈哈哈!”

  山谷中也回响着:“哈哈哈哈!”

  庙旁窜过一条小黄牛。

  赵世雄抓起一小粒石子。

  他大喊一声:“着!”

  那条小牛仰面倒地。

  赵世雄“哈哈”大笑。“把那头小牛给我抬来!”

  好厉害!赵世雄把小黄牛搬在膝下,就这么一拧,牛头落下。

  匪徒们拍手称好!

  赵世雄:“把这条牛宰了,吃一顿牛肉大烩菜!”

  从庙旁跑来一个瘦老汉。

  他疯疯颠颠地到处找他的小牛。

  他大喊:“谁看见我的牛啦?我那宝贝的小牛呢?”

  老汉猛地看见他的小牛被砍成一块块的瘦肉,便指着这些匪徒大骂起来:“挨千刀的,你们简直是畜生、土匪,宰了人家的耕牛,你们存什么心,我和你们拚啦!

  赵世雄大怒:“来呀,把这个不知情不懂理的老家伙给扔到山下!

  众匪抬起老头。

  老头破口大骂。

  老头被摔,发出一声巨响。

  正是:

  穷凶恶极杀忠庶 土匪窝里逞英雄

  点评:

  愚夫俗子上当,皆为未开化之民;匪徒骗人法术,实是一种圈套。亡命之徒,在大清世宇中,屡见不鲜,如白莲教、红枪会,还有什么天地会、金钱会,邪教害人,已非一日。(孙祥栋)

 

责任编辑:白玉冰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