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二十二回

时间:2018-11-07 16:27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二十二回 兵匪战瑞州显神威 劫法场又兴阴妖风

 

  天地大德均曰生,镶补日月星。万物生长都有情,何乃尔杀生?

  妖魔鬼怪害生灵,呼刮迷雾风。除霸灭妖孙大圣,护法一部经。

                                                                                                                                           《阮郎归

 

  赵千一挥刀!

  史乍人头落地!

  赵千站在台阶上,令旗一挥,士兵们欢呼:

  “消灭海匪!消灭海匪!”

  天已放亮,曙光初现。

  山上山下全是清兵。

  山顶上亮出一面大锦旗,上写“窦”字。

  远处,还有无数匪徒,扔下刀枪,匆匆逃窜!

  众兵丁捆绑着赵世雄从山洞前走过。

  赵世雄一蹲,又一跃身。

  他就这么一跳,早跳到一棵大树上。

  兵丁大惊。

  赵世雄用劲,绳索早断成一截一截的碎头。

  赵世雄正要从树下跳下逃跑。

  树后闪出一个老人来,破草帽,粗布衫。他“哈哈”一笑:

  “赵世雄,又耍邪术了?”

  赵千、二小、三小纵身跃起!

  赵世雄从树下一跳。

  赵世雄背靠大树,喘着粗气。

  冷不防树后窜出一条铁链。

  一下子就把赵世雄紧系在树身动弹不得!

  窦宁大踏步走近海神庙。

  树后闪出一个少年武士。

  窦宁拉住他的手,问:

  “大侠风,好武艺!敢问尊姓大名?”

  “我?隆冬!在窦瑸将军手下供职!”

  窦宁问:

  “我早有所耳闻,你怎么从江西瑞州一下子跑到福州来啦?”

  “奉窦将军令,连夜赶来!赵世雄武艺高超,还会硬功、软功,我等都不是他的对手啊!”

  马折飞快,一路流星。

  “报”——

  窦宁在帐中跪拜。

  “接旨!”

  “大帅窦宁,设计擒拿江洋大盗赵世雄,嘉奖兵将。着旨,将匪首就地正法,不必解京!”

  大炮如雷,“咚咚咚!”

  人拥若潮。

  偌大的街市上人山人海。

  赵世雄被捆成一个七股八叉的泥胎推到刑场上来。

  赵世雄被禁官用粘胶刷了头发,绾了个鹅梨角儿,插了朵红绫子纸花,给他喂了长休面,喝了永别酒。

  但见:

  脖子一仰喝别酒,痛快一时将断头。灵魂出窍谁能知?快刀猛杀恶狼虎。

  生前做恶事已绝,黄泉路上能自首?来生变化犬狗猪,尸僵头落好糊涂。

  狰狞的刽子手拿着雪亮的大砍刀,等待命令。

  士兵们里三层、外三层荷枪实弹,手执钢刀,在围住法场。

  大小文武官员齐集场前。

  百姓场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监斩官一甩木牌!

  炮声一响!

  皂旗一晃!

  斩!

  杀人的刽子手正要举刀。

  一道白光“嗖”——

  刽子手手腕中镖,刀“当”地一声落地!

  场上大乱。

  几个亡命之徒闯到行刑场所,解开赵世雄,背起来就跑。

  隆冬在场内对赵千说:

  “这准是和贤!劫了法场,救了主犯!”

  赵千:

  “擒拿他很不容易!”

  赵世雄跨马冲出重围!

  福州。

  所有的街口、道口、城门口,都贴满了“安命告示”。

  一个上了岁数的老者给大家念道:

  “江匪大盗在正法时,有歹徒抢劫法场,该犯已逃之夭夭,望知情之人验明正身缉拿归案。‘黑白会’纯属旁门左道,协从者不问,首恶者从速投者改邪归正可予宽大处理。从即日起,凡参加过此类帮派渔民百姓,各宜返里耕织,勿再滋事。守德明志,安居乐业,此布。”

  街道秩序井然。

  江西瑞州。

  军营。

  窦瑸端坐正中央说:

  “诸位军将,刚才接到战报。福州将军窦宁已进剿贼穴河神庙,叛将史乍及一应大、小头目,均在交战中身亡。主犯赵世雄在正法中被歹徒劫救下落不明。目前城乡安宁,生活平静。”

  泉小:

  “将军,隆冬还未归营啊。”

  窦瑸笑道:

  “隆冬在我叔叔那里,看来又帮了他不少忙,又立了不少功勋呢!”

  苗凯:

  “我想,福州主将果真神威,基本上已扫除‘黑白会’的队伍,这伙歹徒恐怕会东山再起,和贤、赵世雄两个主犯,我看又会在这瑞州地盘上和咱唱对台戏啦。”

  窦瑸:

  “加强防范,绝不让那些漏网之鱼又抬起头来兴风做浪!”

  “喳!”

  北京。

  穆文卓府。

  李寿说:

  “大人,这瑞州、福州,一南一北,叔侄镇讨‘黑白会’,怎么没有什么动静?”

  穆文卓笑道:

  “怎么没有什么动静?窦瑸捉住年羹尧余党和贤,还没审问,人家就一跳三丈高,跑了!窦宁擒拿赵世雄,五花大绑,法场戒备森严,可好!就是不怕死的汉子,胆大妄为,用飞镖打中刽子手的手腕,这赵世雄也一下子跳到树上,一闪身,跑了!”

  李寿:

  “叔叔侄子都是一对傻蛋,不行就不行,还充什么将军、大帅?我看啊,一对稀泥软蛋,没用的东西,理应上奏皇上,撤他们的职!”

  穆文卓手里捻着佛珠:

  “撤他们的职?这是早一点迟一点的事,忙啥?咱们就坐在北京城,好好观看这一大一小的虎豹之将,下一步该如何捕捉猎物?”

  他又笑道:

  “静观其变,莫要性急;成?我即让他一下子败;败?我即让他一下子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咱手心掌捏着这两个泥孩孩呢!”

  几十匹骏马在山乡路上扬鞭奔驰。

  领头的便是和贤。

  急匆匆的丧家之犬,惊惶惶似漏网之鱼,他们尽管筋疲力尽,但还是在一个不知名的界地上拉住了缰绳。

  “得儿——吁!”

  这帮亡命之徒又走了一段路程,实在是疲累到了极点,拖着两条不听话的腿走进一家小吃店。

  一个小头目拍着桌子喊叫:

  “酒保,快!快给大爷们弄些吃的!”

  另一个匪徒揪住算帐的先生,上前当胸就是一捶!

  匪徒在两张大圆桌前吆五喝六。

  一匪徒走到赵世雄面前,端起一大碗酒:

  “大王,压压惊,喝了!”

  赵世雄一摸脑袋:

  “嗨!我这颗脑袋还按在自家的脖子上?这不是做梦?”

  和贤“哈哈”大笑:

  “大哥,我比你的命运差多啦。我早在平定古州,就大闹公堂,夹棍夹我用力这么几下,绳索全断,我跑了;窦瑸那小子擒拿我邀功请赏,我一用劲,铁链全断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弟我救了大哥,还是希望你振做起来再带领我们闯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啊!”

  赵世雄把碗放下。

  他沉思了好大一阵子。

  他夺过一匪徒桌上摆着的腰刀。

  他对准自己的脖子,就想一死了之。

  众匪夺过刀!

  正在此时,小店门前扬起飞尘。

  几十匹马停在这里。

  几十个清兵将领冲进小店。

  领头的将士厉声说道:

  “你们是江洋大盗吧?赵世雄?和贤!乖乖儿跟我走,快!”

  和贤一纵身跳在桌子上,一笑:

  “这位弟兄,大概你还不知道我和贤有几招吧?今天,我专打你亮帽上的红缨穗子,着!”

  白光一道,红缨穗正好落地。

  那个将士大惊失色。

  另一个匪首:

  “还愣什么?穷寇莫追,你没学过兵法?”

  那将士挥了挥手:

  “走!”

  马蹄哒哒,离店远去。

  一个头目问酒何:

  “喂!这是什么地方?”

  酒保战战兢兢地回答:

  “三和村!”

  “什么?散伙村?”一个匪徒听错了谐音。

  “唉!天亡我们啊!大家散伙吧!”世雄说。

  赵世雄一本正经地说:

  “唉!乾隆帝派七省经略张广泗平定了苗西的叛乱,豁免了苗疆的钱粮,永不征收,云贵边境从此平安无事,他又派两路人马直杀准噶尔,好厉害!大兵直杀到吕达克山界的伊西浑河边。咱们这些小毛贼,敢起兵和清廷做对,真是以卵击石了。以小的看来,咱们还是先散伙,集聚钱财,收敛人才,慢慢儿再做长图打算!”

  和贤说:

  “大哥,凭咱们的武功本事,没说的!要调动起千军万马,咱可没有这个威望!”

  赵世雄一拍脑袋:

  “对!把山洞里藏着的金银元宝,都分发给弟兄们吧。剩下的弟兄们死的死,散的散,就从此了结!记住,以后谁也再不许惹事生非,拿上这些财宝,回家好好过日子吧!”

  众匪黯然。

  赵世雄和和贤密议了很久。

  赵世雄说:

  “和贤,有朝一日,咱也得学那燕青、宋江单独会见李师师,倘若皇上开恩,招安了咱,还不能当个万户侯?”

  和贤笑道:

  “大兵散了!‘黑白会’散了!单独行动,说不定还会弄出些名堂来呢?走,咱们走!”

  “走?上哪去?满城缉拿咱俩的布告你没看见?天罗地网,走向何处?”

  和贤问酒保:

  “这村里可有什么寺庙道观?”

  酒保:

  “大爷,离此三里多地,有一座山,山腰有一座奶奶庙,爷要去,小的领你们去!”

  “那好!”

  山脚间的奶奶庙。

  槐树、花墙、鱼池、小楼,倒也清静。

  酒保叩门。

  一个小尼姑“呀”地一声把门打开。

  一伙匪徒闯进小庵。

  那个小尼姑双手合掌:

  “阿弥陀佛!贵人进庵,不知有啥事?”

  正是:

  兵书无常须妙读 行战有计方神灵

  点评:

  正义之师与邪恶之魔相持不下,忽明忽暗,忽紧忽松。斗的是勇,谋的是智,儒将对海盗,山岗对江心,阴对阳,正对负,正对邪,刀对枪,环环紧扣,惊心动魄。(孙祥栋)

 

 

 

 

责任编辑:白雪蓉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