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二十三回

时间:2018-11-16 08:50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二十三回 歹凶徒火烧奶奶庙 入豪宅狼狈共合奸

 

上天惩罪邪先冲,冲杀凶残黑煞星,坏事做绝手无情。

使出伎俩魔法高,自掘坟墓梦不醒,到头空悲号叫声。

《浣溪沙》

 

 

 

  小头目上前:

  “光头小女子,漂亮!”

  正屋走出一个老尼姑来。

  她急问:

  “你们是哪里来的?怎么如此野蛮?”

  小头目厉声:

  “快给我们安排间住所,让我们好好睡一觉!”

  深夜。

  小庵异常恐怖,老尼姑和小尼姑都在佛灯前祈祷。

  木鱼声、诵经声不断从佛堂那边传出。

  土炕上倒睡着十几个匪徒。

  赵世雄还给几个弟兄盖了盖被角。

  和贤狞笑。

  赵世雄:

  “他们跟随我这么多年啦,我不忍啊!“

  和贤:

  “我俩逃跑,剩下这些弟兄们肯定被暴露,到时候咱们还得束手就擒啊!“

  他挥起短刀,一个又一个地砍下这些正睡甜觉的匪徒!

  一个匪徒迷迷糊糊地刚进屋。

  赵世雄问:

  “上哪去啦?“

  “大王,我去外面打探,看有没可疑的地方!”

  三人溜出院落。

  佛堂灯光微弱。

  和贤走进佛堂。

  俩尼并不理会。

  和贤把铜缸里的香一碗一碗往佛龛上浇油。

  尼姑站起来。

  和贤用刀劈死!

  赵世雄用点燃着的蜡往黄幔帐中扔去!

  火光漫天!

  漆暗的天宇中升起冉冉火焰!

  那个匪徒想溜出门外!

  又一刀。

  和贤、赵世雄走出小庵。

  他俩站在一个土丘上,望着小山腰燃着火的道庵仰天大笑。

  但见:

  火!火凶猛!劈啦啦火借西风,赤龙斗跃,玉甲纷纷;

  火!火逞勇!烧呼呼浓烟滚滚,粉蝶争飞,丙丁神功;

  火!火怒生!热灼灼朱雀临门,冉冉火起,胆战心惊!

  火!火卷尘!忽飘飘遍处巢营,疑似赤壁,草料林冲。

  火!火!火!

  天理昭昭不可诬,焚毁道观罪三等。

  上天又给主犯录凶暴,顿教笔家愤气火中生

  和贤、赵世雄跨马奔驰。

  他们穿过陡峭的岩石;

  他们越过宽阔的平川;

  他们攀登寺庙的台阶;

  他们又混进繁闹的街市……

  和贤围着一条棕色围巾,穿着锦袍,外套一件酱紫色团龙罩马挂,脑后头辫发亮,手提画眉小鸟笼,俨然是个阔富少年。

  他身后的赵世雄虽然脸膛横膘,短根胡须,也着件十分讲究的丝绸衣料,手摇描金小扇,大摇大摆地走在人前。

  一所豪华的深宅大院。

  匾额上写着“福海寿山”。

  和贤扣打门环。

  一个老家人探出头来:

  “谁呀?”

  叩门。

  开门。

  “谁呀?”一个老家人探出头来。

  “是我俩!特来拜见胡老先生。”

  里院传出声音:

  “快请!快请!”

  正中客厅、中堂、条幅,博古屏风。

  胡老先生坐中,和贤、赵世雄分居两侧。

  胡老先生摸着大把雪白的胡子,笑嘻嘻地说:

  “二位先生定是从福州来的吧!我一介布衣老朽,能会见二位贤士,三生之幸啊。请二位先生尊姓大名赐听。”

  和贤笑道:

  “我武举郝文,他是我的兄长郝武。老先生一眼看出,我俩是从福州来的。闻听老先生名高元老,人中真瑞,仗义疏财,为人极好,特来拜望!”

  胡先生笑了笑:

  “不怕你们兄弟笑话,我啊,一辈子没弄过什么功名,秀才出身就跟着姨父做开买卖啦。我闯关东、下四川,骆驼队千里贩盐卖茶,水路跑运倒腾丝绸,也算是一方饿冻不着的小富户吧。”

  和贤说:

  “谁不晓得胡老先生家底雄厚,江南富甲?闻听你膝下儿孙满堂,驴马成群,光妻妾就有二十多个啊。”

  赵世雄补话:

  “艳福不浅啊。”

  “哪里!哪里!我老了,我赐给她们一人一份家来,各自为户啦。只剩下一个偏房里外照应我这八十老翁,我胡颐和也算是海屋添筹,寿衍千来了。哈哈哈哈!”

  屏风后转出一个只有三十上下的妙龄女子。

  但见:

  浅笑春风娇白玉,痴疑梨神骨柔水。

  碧月寒星剪罗衣,浓抹浓描束明媚。

  簇团玉笋娇无力,玲珑天色争丽瑰。

  几番雕琢降翠美,惹动愚凡难入睡。

  这女子粉皮娕肉,一身玫瑰色的内衣闪缀着数不清的金点点,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这女子“咯咯”笑个不停:

  “哟!这两位贵客,一文一武,一唱一和,怎么光临胡府,也想在我们身上捞点油水不成?”

  胡颐和说道:

  “对贵客焉能说此不敬之词?二位先生,这是我的贱内郝美美!”

  和贤忙站起来施礼:

  “郝美美,这和我同姓,也是一份缘分吧。”

  郝美美也道个万福,启齿露唇说道:

  “那我就是你二位的小妹妹,请受小妹一拜!”

  老家人匆匆进屋。

  “老爷,有客来访!”

  赵世雄沉不住气了,说:

  “胡老先生,那我俩是不是回避一下?”

  “不必!不必!就说我不在家,改日再会!”

  和贤开门见山:

  “胡老先生,不怕你老笑话,人俩是从福州起身,想到奉天一带绕到长白山,采集一些上好的人参。”

  郝美美打断和贤的话:

  “采人参?我们老爷子的家当就是靠采集人参发家致富呀!”

  胡颐和站起来,手掌里放着一对玉石小球。

  他转来转去,说:

  “二位,这么说,你俩光临寒舍,定是要我给你们采集人参提供些什么便利吗?”

  和贤见时机成熟,忙从篼子里掏出一个精美的小丝绒盒,双手交给老人。

  和贤慢慢打开宝盒。

  宝盒里一下子跳出一个梳毛头光屁股的小娃娃。

  这个小娃娃脚蹬风火轮,身背圈子,手执银枪在盒子里上下翻滚,左右盘旋。

  老人看得入迷。

  郝美美瞪大双眼。

  盒子里还奏着美妙动听的乐曲。

  郝美美高兴地拍着双手:

  “这是哪吒闹海!瞧!又出了一尊观音菩萨,真是惟妙惟肖,盖世精品啊!瞧!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和贤把小盒子交给老先生,说:

  “此宝乃三保太监下西洋,缅甸人送给他的礼物,传了不知多少年代,就被我家以百万白银收藏啊!这盒啊,不仅镶着翡翠、玛瑙、夜明珠、猫儿眼,还通着暗机关,变化多端,连城之价,我放着没用,特来敬送给老伯!”

  胡颐和大喜过望,连称:

  “好!好!我该怎样报答你呢?”

  夜。

  赵世雄睡在一间舒适的房间,打起呼噜来。

  和贤单独和郝美美密约。

  郝美美:

  “哥,你怎么没有我的礼品?这还须小妹子和你索求?”

  和贤贴近:

  “小妹,我俩一见如故,三生有缘啊。我送你的东西在这里啊。”

  和贤取出一块很不起眼的黑石头。

  郝美美呶着小嘴:

  “这臭石头有什么用?”

  她顺手扔在地下。

  和贤拣起:

  “你瞧!”

  说也奇怪,这黑石头竟然出现了楼台亭阁,高山流水,是一幅动的景色。

  和贤说:

  “小妹,这块石头大有来历。当年大顺皇帝李自成率兵打进北京,大学士周敦颐为讨好闯王,就把这一珍宝送给皇帝。结果李自成反说他贪赃枉法,一刀劈死了他。这个珍宝也就下落不明了,传到我手中,这才有了宝物重见天日的机会啊。”

  郝美美笑了笑:

  “多谢哥哥抬爱!你说,你来这胡府究竟要有什么目的?想让我办些什么事情?我空效力。”

  和贤说:

  “小妹,你这名声谁人不知?不是有一句童谣说:‘你说肉,不算胖。一枝鲜花千里香。插在牛粪臭堆上,也算茅房当皇娘。’哈哈哈哈!”

  和贤:

  “小妹,我早就听说,你那老头子,虽家大产大,驴马成群,可是个舍命不舍财的家伙。他口出狂言,吹嘘自己是个万贯家产的富翁,实际上,他连他那胞弟胡颐平的产业连十分之一也够不着。”

  赵世雄一觉醒来,爬起来,有小丫环给他递上一碗人参燕窝汤。

  赵世雄一笑:

  “啊呀,这人参燕窝汤还真好喝,小丫头,我那兄弟上哪去啦?”

  “和贤?”小丫头不解。

  赵世雄:“我说错了,是郝文,我那弟弟!”

  正是:

  献宝贼心双勾结  做尽人间缺德事

  点评:

  贼心不死,作恶多端,越看越气。

 

责任编辑:白雪蓉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