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二十四回

时间:2018-12-12 09:06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二十四回 冷美娘飞剑劈使女 阴魔王深园探珍宝

  地窖探宝入险地,山岩深壁咆哮水。

  时人莫解其中意,美梦顿时化灰飞。

 

  《七言》

 

  郝美美笑道:

  “你这机灵鬼,比我还知道的多。告诉你吧,胡颐平这老头前几年就下世了,只留下他的一个爱妾芳芳守着这份家业,莫非你想从她身上开刀?”

  和贤拍了拍她的肩膀:

  “对!对极了!听说这胡颐平的家里有一个巨大的秘密山洞,这可是个倾国之城的黄金洞啊!”

  郝美美正要说话。

  赵世雄大踏步走了进来。

  和贤、郝美美同声:

  “武弟,武哥,你也睡不着了?”

  郝美美对小丫环说:

  “快给二位哥哥送来点心!”

  小丫头暗中拧了郝美美一把:

  “主子,你亲自到厨房去拿好了。我不知该选哪种点心?”

  郝美美走到小厨房。

  小丫环悄悄说:

  “主子,刚才这个黑脸大汉起床的时候,第一句话就问我:‘和贤哪去了?’接着才说:‘是郝文哥!”主子,这莫非就是大街上贴布告缉拿的皇家钦犯?”

  郝美美大吃一惊:

  “这,这可怎么办?”

  客厅。

  胡颐和老先生又和和贤他们说话:

  “老夫我就给二位这封书信,你到了奉天之后,长白山一带就知我这个小外甥的名号,他帮你采集人参,肯定不会虚行了。”

  和贤:

  “那就谢谢老伯了!”

  胡颐和老先生又说:

  “二位贵客,你俩先住在我家,起码得住上三天三夜,我得好好和你俩聊聊天啊。”

  和贤秘告赵世雄:

  “大哥,你别急,就待在这所屋子里不要外出,我见机行事!”

  赵世雄:

  “刚才我说话说漏了嘴,问丫头:‘和贤哪去了?’这不是自打嘴巴?干脆,咱们一刀劈死这胡颐和,一把火烧个净光,咱们拍拍腿一走了之算啦。”

  和贤:

  “千万不可鲁莽!别说啦,郝美美来了!”

  郝美美走进。

  她装做没事,一扭身坐在两人中间的位置,笑着说:

  “哟!我能和二位大侠坐在一起,这可是我的福分造化啊。”

  她说:

  “走!到我的书房里瞧瞧!”

  和贤:

  “小妹,你还有什么书房?”

  书房。

  一排排横七竖八的立柜,里面全是书。摆着古今图书,墙上还有一副楹联:

  君子有容德乃大

  圣人无欲心常恬

  但见:

  书山觅宝,学海泛舟。博通上下,雅集今古。琴书吐润,冰心玉壶。墨花紫露,笔底珠玑。吐言璧玉,屋藏宇宙。心与水清,文山诗雾。一帘花影,课子启书。对酒奋笔,天地常留。

 

  郝美美:

  “二位兄长,你能小看和尚没丈母?你能小瞧我这个小妾不善读书?告诉二位,我可是田畹国丈的小重孙闺女田素琴啊。”

  和贤吃惊问道:

  “啊呀,名门之后!那你的袓上田畹不是把他的爱妾推荐给了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吴三桂为了陈圆圆才开关投降了清朝的多尔衮,成为千古罪人啊。”

  郝美美说:

  “闯王打进京城,灭了田家,我被人收留,转了好多好多地方,这才当了这百万富户的老员外胡颐和当了一个偏房,低三下四,受人指使,我多命苦啊。”

  赵世雄抓起桌上的一把扇子使劲摇晃。

  郝美美一本正经地说:

  “赵世雄,坐下!”

  赵世雄一愣,猛地一下子揪住郝美美的头发,就要下手。

  和贤赶快拉开,说:

  “这是怎么啦?有话慢慢说。”

  郝美美哈哈大笑:

  “赵世雄,江洋大盗第一号头目、山大王;和贤、年羹尧余党、‘血滴子’头目钦犯主谋。你俩和大清做对,纠集无赖,一在江西瑞州,一在福建福州,组成‘黑白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欺百姓,杀官吏,劫法场。普天之下,缉拿你俩的布告满天飞,你俩还敢冒充名儒,改名换姓,想打进我胡宅再行杀、烧的勾当,这算什么英雄?这算什么好汉?我一个弱小女子,都知道谁是亲人?谁是仇敌?你们怎么能对我如此隐瞒事实真相呢?”

  和贤双膝跪下:

  “小妹,你慧眼相识,一眼就能看穿我俩的行踪,果称得起是博览群书交涉世情的一代女贤啊,请受我一拜!”

  赵世雄像木头一样,呆坐椅上。

  郝美美笑着把和贤拉起:

  “不打不相识!你俩能大能小,能屈能伸。动时能江面摆开一字儿战船与清兵交锋;静时能屈身下人化整为零,真大丈夫所为啊。”

  郝美美走到屏风后面,从墙上摘下一把宝剑,说:

  “二位兄长,看我对你俩的一点情义,也看我对你俩的一点诚心。”

  但见:

  碧血寒月试飞笔,耀光直指九重天。

  闻鸡起舞大有为,公孙大娘起双剑。

  剑伴温酒写文稿,剑伴白仙诗百篇。

  剑映光华书大成,剑指泰岱青南山。

  洞宾飞剑斩黄龙,刘汉飞剑劈蟒盘。

  寄奴飞剑驱妖免,错杀吕家曹阿瞒。

  正剑冲出凌云志,邪剑冤杀淮阴男。

  剑有灵气剑有胆,壮举河汉此何谈?

  郝美美向门外呼:

  “来啊,快给二位先生上茶!”

  小丫环端茶进门。

  郝美美挥剑一劈!

  小丫环人头落地!

  和贤、赵世雄大吃一惊:

  “你这太于无情了!怎么能这样把一个小闺女无缘无故地把她杀死呢?”

  郝美美苦笑:

  “和贤、赵世雄,你们看我亲手杀死自己的小丫环,还觉得我太过于无情,那你亲手所杀的人不知有多少?怎么不谴责自己的罪行呢?好!不说这些啦,你‘血滴子’尽管善后处理好了!”

  郝美美一语千金:

  “二位兄长,我今天豁出去了!我一生不爱财宝,不爱什么富有,只是想报我的血海深仇!”

  和贤等三人走出书房。

  后花园。

  郝美美从藤架下摘了几粒葡萄说:

  “这乾隆皇帝风流的很,不管百姓死活,今天游江南,明天玩女人,声势浩大,劳民伤财,这和隋炀帝没有两样,靠着他爷爷给他留下的这份家当,就荒淫无度,寻欢作乐。”

  和贤:

  “妹子,他的政绩还算是廉正清明吧?”

  郝美美冷笑几声:

  “内客学士胡中藻,著书《坚和尚诗集》,内中有触犯忌讳的话,便把他枭首;鄂尔泰侄儿鄂昌,做了一篇《塞上咏》,称蒙古为胡儿,也说他暗斥满人,将他毒死;沈归愚著了一本《黑牡丹》诗集,身后被劈棺焚尸;江西举人王锡侯,删改了一下《康熙字典》,也把他杀死,还有浙江举子徐述夔,著书叫《柱楼》,也戮尸了结,这比雍正时期的文字狱,还要厉害的多。所以你俩的宗旨,必须是反清复明,积累钱粮,收罗壮士,等待时机,再图复辟。”

  和贤拉着赵世雄,叩头拜谢:

  “你真是女中豪杰,我们该怎么办?”

  郝美美等三人又转入一间二楼房间。

  她说:

  “离这里也就是二百多里地,你俩穿过小蒲河,直达江西瑞州的西沟村。”

  赵世雄:

  “这可是窦瑸管辖的范围啊。我们去,这不是飞蛾扑灯,自投罗网?”

 

  郝美美说:

 

  “这就是我老头子胡颐和亲弟弟的宅院。胞弟不就是胡颐平?他已死多年,他原是翰林院检讨放任到直隶的州判,整整捞了三十年这偌大家产。他的九夫人叫什么啊?对!就叫方芳!到了那里,自有埋宝之穴,这可是你们异日东山再起的后盾宝仓啊!”

  和贤十分高兴:

  “那我们就去探宝!”

  郝美美又说:

  “还有一招,明天我就派我的亲信到京城,通过内线,给你俩弄一个一官半职!”

  和贤迷惑不解。

  郝美美笑道:

  “这年头,没职没权怎能出头?你俩先去瑞州,返回来再来见我!去吧!”

  和贤、赵世雄辞别胡颐和老先生。

  胡颐和老先生摸着胡子笑道:

  “快去快回!采集好人参,还得给我留两支!再会!再会!”

  郝美美扶持老人回府。

  门关。

  郝美美在后园鱼塘观鱼。

  一个很壮实的年轻后生立在池畔。

  郝美美:

  “王威,你骑马连夜进京,把这封信亲自送到穆府,小心!”

  王威:

  “我定办好,请夫人放心好了!”

  驿道大路。

  王威飞骏奔驰。

  和贤、赵世雄几乎也在同时,双马奔驰在另一条官道上。

  和贤、赵世雄弃马登舟。

  和贤、赵世雄另易行装,在酒楼上吃饭。

  和贤、赵世雄牵马进城……

  深宅大院,门合重楼。

  但见:

  画栋雕梁,珠帘翠箔。

  堂中罗列,案上铺排。

  小桥虹跨,高楼云开。

  旧宅聊阁,人世开外。

  偌大院落空荡荡,静悄悄,没有一丝生气。

  重迭楼阁门连门,阁接阁,没有一个人影。

  几丈高的石墙,望而生畏。

  巍严的大门口,石狮守护。

  竖匾额上写着大字:“大夫第”。

  大门旁一对红纱灯,只是个摆设,在微风中来回晃动。

  两道黑影一闪而过。

  两身皂衣飞跃攀顶。

  和贤第一个跳到几丈长的书楼,屏门虚掩,楼门紧闭。他只用一个小小的钥匙,就轻而易举地打开了楼门。

  赵世雄虽身子显得有些迟笨,但也越过后园。

  和贤又闯入一条通往幽谷路端的假山。

  赵世雄也跟着闪了过去。

  茫茫然,东摸西摸,到哪里去寻机关?

  荡荡乎,南找北找,往何处打开暗道?

  “梆梆梆”!“当当当!”

  街有人呐喊:

  “三更三点,注意防范!小心着火,防盗安全!”

  和贤、赵世雄又换了一身装束,他俩在江边钓鱼。

  和贤:

  “鱼没钓着,算了吧!”

  等了一会儿。

  和贤从怀里掏出随身带着的鸽子,在腿上系了一根小竹管,把书信放在竹管里。

  赵世雄笑了笑:

  “她能飞回去?”

  和贤:

  “能!没问题!郝美美就靠这支金翎鸽子来回送书啦!”

  郝美美在后园赏花。

  那只小白鸽扑落落落在她的身旁。

  “乖乖儿,听话!”美美抱住小鸽,解下小木管,掏出几百里外和贤、赵世雄给她的书信。

  郝美美在灯下写书。

  她又把白鸽抱来,轻轻抚摸牠的双翼,还喂了红豆。

  她把小书信塞到小木管中,系好,一撒手,白鸽抖俏,飞向蓝天!

  京城。

  穆文卓府。

  家人:

  “大人,有远方差丁急于求见!”

  穆文卓:

  “进!”

  王威急冲冲进了内厅施礼,双手呈上书信。

  穆文卓脸上掠过一丝凉意:

  “这,恐怕办不成1你,你叫什么名字?”

  “大人,小人叫王威!这是我胡府郝夫人特地给你老人家敬的一点心意!”

  穆文卓仔细观看郝美美给他送来的丝绢小轴。

  王威和家人展开。

  一幅“钟馗嫁妹图”出现在面前。

  “啊!这是吴道子的真迹名笔,万贯家产也怕买不来啊。”

  穆文卓一摆手,家人退下。

  穆文卓神秘地说:

  “王威,你得在京城住上个数来月,容我仔细琢磨,这还得费些周折才能办到啊。”

  和贤和赵世雄被困在一座野庙里。

  野庙蜘蛛网张着,鸽粪遍地,几具泥胎也东倒西歪。

  庙外,下着哗啦啦的中雨。

  赵世雄:

  “这鬼天气!”

  和贤:

  “大哥,缉拿咱的布告都张贴到酒肆茶庄了。万一被捕快捉住了,咱不又进了人家的网啦?”

  和贤:

  “小白鸽也迷了方向,回不来了。牠也找不到这个鬼地方?这该如何是好?”

  一个农妇蒙着衣巾,进了这没有门窗的野庙。

  和贤上前:

  “大嫂,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怎么你也不带雨伞?”

  农妇摘下她的花巾,说:

  “不怕!这雨下一阵,停一阵,一会儿天就放晴。二位客官也是在这野庙里躲雨的吧。”

  正是:

  离奇茫事仔细看 曲折周旋费思量

  点评:

  几观奸雄周折,可谓良苦蛇蝎心肠,他们所到之处,又引出多少麻烦与不安?

 

责任编辑:白雪蓉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