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

《提督军门窦大人》电视剧文学剧本——第二十五回

时间:2019-01-12 17:43来源: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第二十五回 大太监大胆捏圣旨 假扮真假督升公堂

  假似真来真也假,真假假来玄气煞。

  世上多少真假事,均在机关盘中花。

  《七言》

  

  天已放晴,阴云收散。

  远处有人喊:

  “发河啦!发河啦!”

  

  三人走出野庙。

  庙前那条河漕里突然涨满了水。

  从西到东,一道滚波急流涌到河漕。

  

  农妇:

  “这么深急的河,如何能回得了家?”

  和贤:

  “等水流缓慢些,我俩背你过河!”

  

  急流中,赵世雄背着农妇一步步在水中穿过。

  农妇招呼:

  “二位贵客,再走几步就是我的家!就住在俺家吧,我这个老婆子不怕别人笑话!”

  

  三人穿过山谷、林丛,又绕过小巷。

  竹篱、泥巴、茅舍、土墙,果真是农家小院。这农家小院,自有一番情趣:

  围墙木柴门,茅舍小树林。

  春来花影动,秋至溪水清。

  扫径待延客,竹柏迎宾松。

  雏鸡院啄米,白鸽屋顶嘻。

  

  鱼嘻小缸内,菊倚绿芬丛。

  壁挂红辣角,野果筐内存。

  铁锄厨屋放,炭烧正火红。

  桃李竞斗艳,承家有德风。

  

  炊烟冉冉。

  农雪在大锅炊里端出米饭,她笑嘻嘻地说:

  “二位贵客,这米可是年年进贡的好米,香甜可口,多吃几碗,吃饱了,就住在隔壁我那闲着的窑洞吧。”

  

  和贤、赵世雄在窑洞里睡的真香。

  

  夜深人静时分。

  和贤信步走出窑洞。

  

  前院屋里正亮着灯。

  油灯下,农妇正和一男子说话。

  

  农妇:

  “两年多啦,怎么就没有擒拿住那个钦犯和贤?”

  那个年轻男子说:

  “妈,窦将军已经派出好多好多弟兄巡查暗访,他跑不了的。”

  农妇又说:

  “孩子,你在窦将军手下大小还是个领队的官呢。你可要格外小心,千万不要和人家硬拚,咱吃军饷的吃饱肚皮就行,何必惹那么大的麻烦?”

  

  和贤迅速叫醒赵世雄:

  “快!快起,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他俩又溜到前院。

  那个男子又说:

  “妈,你怎么随随便便留什么野庙避雨不认识的的生人呢?”

  农妇:

  “孩子,这两个客人啊,真好,背着妈过河,好人!好人啊!天明了,你们见上一面吧!”

  

  鸡鸣。

  农妇和那个男子走到后院,窑门开处,里面人早已离去!

  那个男子大惊失色:

  “妈,这就是钦犯和贤,我去缉拿他归案!”

  农妇拉住:

  “孩子,万万不可!吉人自有天相,坏人自有果报,你老老实实办事就 行,管那么多闲事有啥用?吃饭!吃饭!”

  

  胡颐和老先生府。

  王威停马,推开府门。

  

  郝美美正给胡颐和摆开一大堆春药,她笑着说:

  “老爷,这壮阳补肾膏、回春丹、交合丸、天马散,还有这么多龙凤汤、阴阳配,你是天天吃夜夜尝,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还有这么大的龙马精神?怎么又来一个桃家庄的女娃子?你啊,真是个老色鬼!”

  胡颐和笑的合不住嘴,他笑道:

  “美美,你不懂,阴阳交合,天地经纬,乃人之本也。我并不贪色,只是暮年总应有个贴心之人伴我,也好颐寿永寿啊。”

  

  后院。

  王威向郝美美呈上书信。

  郝美美拆信笑道:

  “办得好!办得好!你一走就是十八、九天,回来一路顺风,好!赐银五百两!回房休息去吧!”

  “谢夫人!”

  

  马房。

  王威正在喂马。

  郝美美走来。

  王威:

  “夫人,你找我?”

  郝美美:

  “王威,给你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拿上这至关重要的旨意,亲自安排好来咱俯上的那两个贵客郝文郝武,他俩就要升官了,少不了你的好处啊。”

  王威:

  “夫人,郝文、郝武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上哪里去找?”

  郝美美:

  “你得一个店一个店地去找,一个庙一个庙地去寻。他俩正在落难,恐怕找不到他们的影踪。你定要完成这件大事,回来之后,不仅千两黄金赏你,老爷身后,家产少不了有你王威的份呢。”

  王威一拍胸膛:

  “夫人,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威再跨马急驰而去。

  

  王威在官道上奔驰。

  王威在酒楼上寻找。

  王威在野庙里苦寻。

  王威在人群中逗留。

  

  王威走到一条大街。

  墙角有俩人在说话。

  王威高兴万分,拉起他俩:

  “找得我好苦啊!”

  

  俩个陌生人站起:

  “你找谁?”

  其中一个人说:

  “没事找事!我欠你的帐啦?走开!”

  

  王威淋雨走在乡下。

  王威冒风走在河岸。

  

  小庄。

  羊圈。

  一群极白的羊在羊圈前奔逐。

  一前一后的放羊老汉正在赶着羊群。

  

  “王威!”是谁叫他的名字?

  

  那俩个放羊老汉走过去,一把拉住王威:

  “王威,你怎么来到这地方了?”

  王威摸着头发愣:

  “你们也认错人了吧?”

  

  那俩个老头,摸了摸脸,摘下假胡子。

  “啊!原来是郝文、郝武俩位大哥!”

  “王威,你是不是奉了郝美美夫人的命,来此找我们呀?”

  “对极了!天涯海角,踏破铁鞋,我总算找到亲人啦。”

  

  和贤说:

  “王威,有什么重要事找我?怎么你这副狼狈样?”

  王威告诉他们:

  “郝家大哥,有最好的出头之日了。”

  赵世雄插话:

  “有什么喜事?”

  王威从胸前的贴身篼里掏出一张文书。

  

  啊!这可是一道圣旨啊。

  黄綝绢上写着:

  “着九江提督郝武上任,令其围剿‘黑白会’余党,所到之处,听从调遣,钦此!”

  和贤、赵世雄还真地爬在地上叩头呢。

  “接旨,谢主龙恩!”

  和贤:

  “啊呀呀,这大清的官果真厉害,什么廉洁奉公,明镜高悬,原来用黄金,白银都能买个大官当当,大哥,恭喜你啦!”

  王威:

  “提督大人,现在咱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到瑞州府报到去了!”

  

  瑞州府。

  知府白槐双手把赵世雄扶起:

  “提督大人,快给大人更衣侍候。”

  和贤:

  “白大人,你升的好快,从平定州,一直升到知府,历经多少事端,多不容易啊。”

  白槐哈哈大笑:

  “彼此彼此!”

  他吩咐大小官员:

  “给九江提督郝将军接风洗尘。”

  

  宴席隆重。

  九个舞女唱歌。但见:

  月琴叮咚,三弦弹声。笙箫笛管,悦耳动听。

  雪迷山径,回岭迭峰。节奏清幽,顿挫分明。

  低首回眸,红齿银唇。妙歌起舞,淡绿长裙。

  绕钟号钟,焦尾绿绮。声声宛转,四大名琴。

  

  明霞剪就,秋火涟盈。

  交绾青云,鸾飞飘金。

  宝钏低挂,杨柳黛睛。

  能臻化境,伎到妙神。

  梨开满园,瑶阶花琼。

  风霾云雨,十分动情。

  醉入潇湘,水意山情。

  

  音乐声中,白槐清了清嗓子说:

  “诸位,咱瑞州来了九江提督将军,这是咱瑞州的福分啊。圣旨上讲得明明白白,要将军围剿‘黑白会’余党,这和贤、赵世雄两个钦犯迄今尚未擒获,诸位可要尽力啊!现在由九江提督郝将军训令!”

  和贤站起来说:

  “军门今日偶感风寒,我来代他说几句好了。”

  和贤:

  “诸位将官,九江提督郝武是在下的胞兄,他为人诚实,不善虚荣。但将军耿直之禀性,办事之真诚,殊不多见。我跟随他多年,知他是两袖清风,一文不沾,就是为皇上效力,安定一方,请诸位将士务要给予劫持。对于盗匪,绝不姑息。”

  

  “当当当当”一阵铜锣声,打破九江镇往日的宁静。

  前面是刀枪刀剑的仪仗队。

  青龙、白虎两堂排开。

  高角牌上写着:

  “恩赐三品顶戴九江提督。”

  八头高头大马踏过,马上有八个威风凛凛的彪形大汉。

  后面是八名炮手,点燃着八门大炮:

  “咚咚咚”!炮震云霄。

  八名号手吹奏出单调而有节奏的军功乐。

  八名轿夫抬着八抬大轿。

  一头特别高大的骏马,坐着新任九江提督郝武。

  他身穿蟒袍补挂,脚蹬朝靴,果然是威风八面,威严!森冷!好气势!好派头!

  

  文官武将,都在迎官亭前恭立伺候。

  这九江提督俨然像醉后钟馗,喝断当阳桥的张飞。

  背后的郝文,头戴红缨亮帽,腰系弯弓,目不斜视,很像个中军。

  一片煞气,一片酷气!

  

  月夜。

  和贤一人换上皂衣,揣着钢刀,“嗖”!一个黑影窜上高楼。

  

  和贤二次闯入胡府。东闯西闯,毫无收获。

  

  灯下。

  和贤说:

  “大哥,咱俩有了官位,这可不是咱的归宿。咱要的是大把大把的雄厚家业啊,别忘了!这黄金洞就在咱管辖的范围啊,可闯了两次也找不到洞,这可如何是好?”

  赵世雄抓了抓头皮:

  “这可难住大哥我啦!”

  和贤皱了皱眉头:

  “对,有办法了,引蛇出洞,不怕这方芳小娘不出山!”

  

  夜。

  一群假扮成土匪的官兵点着火把,来到方芳家的大门口。

  他们一声呼哨,有人越上高墙,从里面打开大门。

  土匪一拥而进!

  

  他们来到后花园。

  用石头砸碎鱼缸。

  用火把烧燃茅屋。

  

  方芳在一间楼房向下观看,吓得浑身发抖。

  

  微明。

  土匪遁去。

  

  “咚咚咚”,方芳举起大槌击鼓。

  

  “虎”——

  “威”——

  衙丁、捕快、文官、武将齐列堂下。

  九江提督郝武端坐堂前:

  “谁人大胆击鼓?带来问话!”

  衙丁传令:

  “带击鼓人!”

  方芳走进提督府。

  和贤问:

  “这位女子,有什么天大军情,胆敢击鼓,有什么要事,请说话!”

  一旁随员:

  “快给一品诰命夫人打座!”

  

  方芳:

  “将军,昨夜有蒙面人举着火把闯入我胡府,抢去财宝不多,可他们这伙歹徒纵火烧了后院的好多屋间,请将军开恩,火速擒拿凶手归案,以保一方平安。”

  

  郝武大吼一声:

  “这是谁干的?一旦发现,立斩不赦。”

  

  和贤笑嘻嘻地走近方芳。

  “夫人,你放心,我们定要擒拿凶手,我要亲赴贵府查看好了。”

  方芳:

  “多谢大人!”

  赵世雄:

  “好!我要亲自去胡府巡视。各位将官随后!定要把真凶擒拿!真是胆大包天1大清世宇,竟出现了歹徒明火闯宅,我这九江提督不去破案,还要我白吃皇粮不成?”

  “来啊!进驻胡府!”

  “喳!”

  

  正是:

  鱼龙混珠非原目 真伪难辨煞风景

  

  点评:

  顷刻间千军万马,咫尺地忠奸分明;有道是虚迹谈实事莫闲看镜花水月,假象传真情须认就暮鼓晨钟。

  

 

责任编辑:白雪蓉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